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的品味太俗氣了,你換衣服,我替你參考。”

簡直是瘋了。

夏七熹怒吼:“你到底還要不要我陪你去見記者,如果要,就趕緊離開我的房間,還有,既然你說,沒有你的同意,我不能爬上你的床,那麼沒有我的同意,你也不可以來我的房間。”

她用力推他,將他推到自己的房間裏,拿椅子靠著門:“席駿轍,我們約法三章,以後,井水不犯河水,都不許越界。”

席駿轍莫名其妙,不明白她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小七,你還真是一個怪人,睡都陪睡了,看你換衣服都不可以,難道你身上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

“不用你管,這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事情。”

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襯衣,這才打開門。

幸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女警,換衣的速度那是杠杠的。

夏七熹跟隨在席駿轍的身後,來到了公司。

公司管理層,早已站立兩邊,等候總裁。

記者們已經簇擁在會議室,等候採訪席氏的總裁。

接受記者們採訪的席駿轍,容顏冷峻,思維敏捷,談吐幽默大方,夏七熹無法將他和昨天晚上那個怕打雷的男孩聯繫在一起。

果然是有雙重人格的人啊,簡直是一個神經病。

在採訪會議上,忽然有一個一直緘默的老記者站了起來,詢問:“請問,席總,據說,曾經綁架過您和您哥哥的綁匪喬勇,已經刑滿釋放了,這個消息您知道嗎?”

室內忽然變得安靜了。

有些記者一臉茫然,都不知道喬勇是誰,更加不知道席駿轍居然曾經被綁架過?

連夏七熹也是一臉懵懂,這個消息,自己作為臥底女警,竟然也不知道。

許久,席駿轍才從容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是的,這是20年前的舊案了,您那時候還是一個幼童,而且那起綁架案,您的同父異母的哥哥也失蹤了,我想,作為當事人,你不可能一點記憶都沒有吧!”

現場頓時譁然,誰都不知道,席駿轍竟然還有一個哥哥?

席駿轍的臉抽搐了一下,他目光陰沉掃過人群,工作人員知趣,急忙站起來:“好了好了,今天的新聞發佈會,到此結束,各位記者朋友,請來領取資料和車馬費。”

那位記者還想靠近席駿轍,夏七熹已經走上前去,將他擋開,準備護著席駿轍離開。

席駿轍對秘書低語:“去查查,看這個人是哪家媒體的,怎麼從來沒見過,回來對我彙報。”

夏七熹護著席駿轍離開。

真是奇怪,夏七熹的腦子裏全都是那個記者的提問,關於同父異母的哥哥的事,只有幾個人知道,而關於綁架案,連警察都不知道,而這個記者,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問出了這個問題。

她內心隱約感覺,席家好像要出什麼大事了。

趁席駿轍召集管理層開會之際,她溜了出去,約好了王隊見面,將自己所見彙報給了王隊。

“王隊,席駿轍小時候曾經被綁架過的案子,你知道嗎?”

穿著便裝的王隊沉默不語。看他表情,夏七熹明白了,他應該是知道內情的。

“既然讓我查老歐的案子,對席家的內幕,也應該多少讓我知道一些,今天有記者將這個前塵舊事給翻出來了,我覺得可疑,隊長,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許和老歐有關係呢?還有那個綁匪喬勇也放出來了,他會不會對席駿轍不利呢?”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