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看來,他是真的害怕打雷。

她攙扶他回到床上,開了一盞床頭燈。

他的手還捏緊她的手。

“席駿轍,真沒想到,你竟然還會怕打雷,這是什麼毛病?”

“別說打雷!”他反應依然很激烈。

她給他蓋好被子,蜷縮在他身邊,諾大的床,每次她都睡得很委屈。

“別離我那麼遠,我會做噩夢的。”席駿轍哀求她,平時那霸道總裁的作風,此刻全都不見了,反而像一個孩子一樣膽小。她還真擔心他會尿床,那就尷尬了。

他躲在被子裏,全身瑟瑟發抖。

夏七熹心軟了,她就是容易心軟,也察覺了席駿轍的不對勁。

她輕輕擁著席駿轍,柔和地拍打他的身子,哄著說:“別怕,我在這裡。”

或許是因為她溫柔的拍打,或許是因為她溫柔的聲音,席駿轍這才漸漸放鬆下來,沒有那麼緊張了。

不多會,就傳來他微微的鼾聲。

而夏七熹卻睡不著了。席駿轍這是怎麼了?

根據她所學過的心理學,她分析出,席駿轍這是有潛藏的受傷性記憶,這個被人捧得高高的帝少,怎麼會有心理創傷呢?

他有什麼樣的不堪回首的記憶呢?

會不會和老歐的潛伏有關係呢?

這一切,需要時間,才能解答。

她也漸漸入睡,忘記了時間,只有窗外依然電閃雷鳴。

“喂,睡得像豬一樣,快點醒來。”

第二天,是在粗魯的催促聲裏,夏七熹才甦醒過來的,睜開眼,就看到席駿轍正板著臉訓斥她。

“你怎麼又睡在我床上,是誰讓你睡我身邊的,你沒有對我欲圖不軌吧?”

她人都沒清醒,就聽見他一疊聲的質問,頓時怒火中燒。簡直是恩將仇報,不過才過了一個晚上,難道他就丟失了記憶嗎?

昨天是誰哭著求她不要走的,現在可好,雨停了,就可以翻臉不認人了嗎?

“席駿轍!”

“我的名字是你可以稱呼的嗎?你以為我是溫瑞安那軟蛋嗎?”

關溫瑞安什麼事?簡直是豈有此理。

夏七熹憤怒質問他:“昨天晚上是你哭著求我陪你的,現在你都忘記了嗎?”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記不清了,你快給我滾起來,這是我的床,沒有我的應許,任何人不能爬上我的床,尤其像你這樣,對美少年意圖不軌的人,更加不可以,知道嗎?”

果然是翻臉無情啊!

夏七熹懶得辯解,她已經了解席駿轍的脾氣,這個人非常自我,固執,他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不能容許別人對他說不。

“算了,當我的好心喂了狗。以後,你就算是鬧自殺,也別想我阻止你,像你這樣的禍害,死一個,少一個。”

她爬起來就走。

在自己的房間洗刷的時候,他忽然又冒了出來,正好看到她拿洗面奶在洗臉。

“男人,這麼注重保養?還是女人用的洗面奶?”他十分好奇。

“要你管?”

“快一點,今天有記者見面會,穿好看一點,陪同我去。”

“記者招待會,為什麼要我陪同,我只是生活助理。”

他揉揉眼,伸手拿她的洗面奶:“讓我也洗洗。味道還不錯喔。不知道為什麼,我眼皮直跳,前幾天被保安暗害的事情總在腦袋裏晃動,我相信我的直覺,你得陪著我,做好保護措施,我不希望發生什麼意外,但也不想聲張,否則我的大姐二姐,肯定會派一堆人保護我。”

“回你房間去,我要換衣服了。”她命令他。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