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醫生……”七熹有些感動,她不傻,當然明白他是以這個方式為自己資金困窮解圍:“謝謝你,除開說謝謝,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如果你真的想要感謝我,那就以後別稱呼我為溫醫生了,太見外了,你如果願意,可以直呼其名,叫我瑞安如何?”

他總是那麼文質彬彬,十分得體,懂得照顧別人的感受。

夏七熹忍不住問:“瑞安,你和席駿轍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你為什麼會和他成為朋友呢?”

“嗯,其實很多人也問過我這個問題,那是你們對駿轍不夠了解,他有他另外的一面,可以說,他是雙重人格的人,一直生活在矛盾裏,他一方面強勢,霸道,具備天賦,另外一方面,缺乏安全感,陰鬱,自閉,他也是走了許多年,克服了許多,才逐漸走出來的,或者說,他封閉了一段回憶。”

啊?陰鬱?自閉?雙重人格?

這樣的詞彙,竟然會和席駿轍那樣的人聯繫在一起,這一點,夏七熹,無論如何想不到。好像電影一樣。

“是不是和他曾經失去過一個兄弟有關係呢?”她好奇地問。

溫瑞安愣住了,他凝視了下夏七熹:“這個秘密你就知道了?對外,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不知道是不是如此,不過,這個事情是席家的隱痛,你也不要去提,我擔心你知道了,他的大姐二姐,可不是吃素的人,會對你不利。”

看來,席家果然不是外面顯示的那樣,風平浪靜,背後,一定也藏有不可告人的家族秘密吧!

“好了,我怎麼覺得,今天是三人行,而不是兩人行呢,席駿轍雖然人沒有來,卻夾雜在你和我之間,說真的,我在吃醋了。難道你喜歡他,需要我為你牽線嗎?”

夏七熹的臉緋紅:“你瞎說啥啊,牽什麼線,我哪有喜歡他?見到他就覺得特別討厭,走到哪,都跟到哪,陰魂不散。”

然而,她沒有想到,她簡直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溫瑞安帶她去了一家豪華的西餐廳,兩人剛被引入,就看到席駿轍和林慕華,坐在一個露天的座位上,他們走進去時,兩個人也頓時瞧見了他們。

溫瑞安哀嘆:“原本想和你好好用餐,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他們了。要不要過去一起?”

“不,不要了,我不想和不熟悉的人吃飯。”

夏七熹不喜歡林慕華,不希望瞧見她多疑的目光。

兩個人落座,溫瑞安為夏七熹點了風情牛排,7分熟。

這裡是會員制餐廳,非會員,還不能進來用餐,尷尬的是,今天諾大的餐廳,只有他們兩桌人。

席駿轍心不在焉地切著牛排,該死的,怎麼夏七熹會和溫瑞安在一起?

她還真是不消停,先是顧聲,現在是溫瑞安,私下請假,難道都是和男生約會。

“看來,她還真是那樣的人。”他不由得說。

林慕華問:“那樣的人,哪樣的人,你在說——你的小助理?”她十分敏感,看得出來,自從夏七熹進來以後,他的目光就有所游離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