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還喜歡這樣被無恥的侵犯?

眷念他的體溫,眷念他溫暖的懷抱?

你是不是也有病了?是不是被席駿轍的神經質給逼瘋了?

她猛然驚醒了,用力摔了席駿轍一個耳光。

對,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他卻全然不知,翻身睡著了。

“席駿轍,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裝醉的?你,故意佔我便宜的是不是?”夏七熹連珠炮一樣發問,回答她的,卻是他均勻的鼾聲。

“該死的,你就是故意的!給我下去。”她用力踢他,打他,而他卻紋絲不動。

哎,算了,夏七熹投降了。

她拿起毛毯,將自己裹住,看來又是一個不眠之夜了。

她趁他睡著,悄悄下床,躲到沙發上。

夏七熹,你真是的,如果遇到一個男生是這麼調戲你欺負你,你肯定會“咔嚓”了他。可為什麼,你對席駿轍,卻這麼放任呢?

難道,你喜歡他了嗎?

怎麼可能?

神經病才會喜歡他呢!

或許,是自己也喝了點酒的緣故吧,對,就是喝醉了。

她這麼安慰著自己,很快就沉沉入睡了。

而席駿轍,此刻卻慢慢睜開眼了。

他撫摸自己的嘴唇,幸好,他裝醉,在醉意朦朧中,做了他想做的事情。

他懷念那個短暫的吻。

不排斥,一點也不排斥。

席駿轍,你可怎麼辦?那麼多女人對你投懷送抱,而你,卻喜歡了自己的男助理?

你簡直是一個混蛋!

不行,這一切,是做夢,明天開始,就要將這樣混蛋的想法,從腦袋裏踢出去。

趕緊的,找一個女朋友,將那不倫的苗頭,徹底謀殺在萌芽狀態中。

他側臉看著在沙發上熟睡中的夏七熹,心想,到底這個人,有什麼魔力呢?

竟然讓自己有些動心了!想想都害怕。

風柔柔吹動他的臉頰,起風了呢!

他悄悄下床,看著在單薄毛毯下的夏七熹。

第一次,知道要關心人了。

他拿起厚厚的被子,鋪在她的身上。

手,觸動了她的臉頰,內心又是一陣悸動。

瘋了瘋了,席駿轍,你可千萬不要愛上一個男孩。

那真的會笑出天際去。

——————————————————————————————————

今天是週末,夏七熹想請假,磨蹭著走到席駿轍身邊,他卻一臉冷漠,故意不看她。

從現在開始,我要和你保持距離。席駿轍在心裏默默許願。

“席總,我今天想請假。”

“隨便你。”

夏七熹心裏準備好了許多臺詞,沒想到,卻聽見了這樣一句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席駿轍,還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啊。

居然同意了。

“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出門一天?”

席駿轍十分不耐煩,抬起眸來,灼然盯了她一眼,又冷漠避開:“同樣的話,不想說第二遍。”

夏七熹默然。

這個人,還真的是喜怒無常啊,昨天晚上的吻,他都忘記了嗎?

或許,那對於他來說,不過是輕佻的遊戲吧!

她抿緊嘴唇,不讓他看穿自己內心的失落,這就是有錢人和沒有錢的人不公平的地方。

他其實內心是看不起自己的吧!覺得她的地位和一隻寵物是沒有區別的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