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大叫一聲:“席駿轍,你又想幹什麼?”她全身毫毛都立起來了,和一個異性同住,真的揪心啊!

“我要睡在這。”席駿轍醉意朦朧。

“什麼?你喝醉了吧,你的臥室在我隔壁。”

夏七熹真是欲哭無淚,沒有鎖就是這麼麻煩,時刻要擔心臭男人摸上床。

“這是……我的家。我想睡哪就睡哪。”一股濃烈的酒味迎面而來,混合男孩身上特有的荷爾蒙氣息,將夏七熹全身包繞。

他爬上她的床,死死貼著她,忽然,哭了起來。

“哎,你哭什麼,我又沒有欺負你。”該哭的是自己好不好?倒好像是她欺負了他一樣。

她的床很小,他又貼著她,幾乎等於整個身體都壓在她單薄的軀體上。

這姿勢……也太曖昧了一點。

“小七,我是不是有病。”

夏七熹忍俊不禁:“喲,席少爺,你喝醉酒的時候,反而是你最聰明的時候,你怎麼才發現你有病啊,你的確有病,還病得不輕。”

呃?他又哭起來了。

夏七熹有些不忍心了,原來席駿轍還這麼多愁善感呢!

“是不是那些女孩,冷落你,讓你傷心了?”

“不是女孩的問題……好像是我有問題了。”

他抬頭看著她,觸碰她的目光,夜色如水,她的目光是如此清澈,純凈,好像一直看到他的心裏去了。

“小七,你是不是一個女孩子?”

夏七熹心猛然一跳,難道讓他發現了嗎?

“如果你是個女孩子就好了!”他卻又自問自答了。

“為什麼,我是一個女孩就好了呢?”

“因為……”他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因為後面的句子,夏七熹到底沒有聽清楚。

他好像睡著了,手卻在亂動,一會摸著她的胳膊,一會又摸她的小肚子,她只得手忙腳亂抵擋,大嚷:“席駿轍,你給我滾回去,你壓著我了啦!”

而他,卻在她的抗議中,無動於衷。

她憤怒了,這壓下去,像個什麼話,她可還是黃花大閨女,如果讓自己的保守的老爹知道,自己和老闆在“滾床單”,老爹肯定會賞她一巴掌。

為名譽而戰。

她翻身掙扎,將他推到一旁,他喝醉的軀體是如此沉重,好容易將他搬動,他的胳膊忽然一拉,她落在了他的懷裏。

咚咚咚……心跳聲,在這寂靜的夜裏,顯得格外震動。

他忽然,吻住了她的嘴唇。

輕輕的,笨拙的,但卻又是準確的,用他帶著微微酒香的嘴唇,封印了她的柔唇。

呃……

她忽然睜大眼,夏七熹,你怎麼了,你被侵犯了,為什麼卻毫無反應呢?

難道不該一腳將他踢飛嗎?

可,這是她的初吻,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呀!

火熱的嘴唇,他緊閉的雙眼……

男孩特有的清新味道。

席駿轍是一個有潔癖的男生,即使現在喝醉了,也不邋遢。而夏七熹在警校長大,習慣了男生濃烈的汗味,邋遢的衣褲,直男作風。

第一次遇到像席駿轍這樣,又清新,又性感的男生。

還真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奇妙感呢!

夏七熹,你怎麼了,難道你就這麼陶醉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