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雖然是男孩子,可也應該學會保養。

兩個人來到酒店門口,夏七熹說:“席大少爺,你到底在玩什麼啊,我家家宴,你來湊什麼熱鬧?”

“小七,你那手掌,是不是該保養一下了,好多繭子呢!割手。你家不至於那麼窮吧,幹活幹到手長繭子嗎?”這是離他多麼遙遠的生活。

“席大少爺,我爸爸骨裂,好容易大家聚餐,你說,你是不是來砸場子的?”

“我送你一套男性護膚品吧,是我們公司開發的,價格嘛,從你工資裏扣。”

“席大少爺,我求求你,你給我一點私人空間可以嗎?”

“不說了,陪我去酒吧,我還約了人呢!”

……

夏七熹發現和席駿轍,完全無法交流。

她說東,他偏說西!

難道真的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水星嗎?

還是他席駿轍,不是地球人,腦袋是木桶做的?這麼固執?

不是固執,是偏執!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完全聽不到她在說什麼,在抗議什麼?

“席駿轍,我說什麼,你有沒有在聽?”

“聽見了,但是可以忽略不計,我們之間有合同的,你在我雇請的時候,是完全沒有任何自由的,24小時完全屬於我,你偷偷跑出來,我是可以扣你工錢的。”

“扣就扣,你當我稀罕!”雖然是他的助理,真不是他的奴隸。

她,夏七熹,讀了這麼多書,是實習女警,不是給他席駿轍個人當奴隸的。

“據我所知,骨裂,也要住院吧,你爸爸有醫保嗎,你的那點錢,夠你爸爸住院嗎,哦,還撞了保時捷,要賠錢吧,溫瑞安那妹妹,可不是好惹的小主……我特別討厭她。”

哎,全部說中了。

爸爸不過是一個小島的原住居民,沒醫保,沒養老,平時是小島的旅遊收入養活自己。

至於席駿轍給自己的那三萬塊錢,都賠償給溫瑞雅了。

見她久久不出聲,席駿轍咧開嘴笑了。

“走吧!想要賺錢,就不要在意你那可憐的自尊心。”他牽著夏七熹的手:“雖然是助理,其實就是奴隸差不多。”

“走開!男人拉著手,像什麼話!走就走,以後不準動手動腳。”

席駿轍笑得更歡了:“沒想到你這小身板,還是鋼鐵直男呢!”

夏七熹只好跟他來到車上,還得給他當司機。

她都不好意思給自己的爸爸打電話了,一切,只能拜託溫瑞安了。

“等一下,駿轍哥。”溫瑞雅追了上來。

席駿轍搖下車窗,一秒變冷臉,看著溫瑞雅:“什麼事?”

“駿轍哥,我們好久不見了,我讀書剛從外地回來了。今天見到駿轍哥,真的很歡喜。”

“要找工作?請聯繫公司人力資源部。”

溫瑞雅好容易鼓起的勇氣,在席駿轍這裡,頓時都消散。

為什麼,為什麼,那個討厭的夏七熹,就可以和席駿轍坐一台車呢?

“開車吧,小七。”席駿轍不想給任何想靠近自己的女孩機會,這樣的女孩太多了,給她們一點笑臉,就沒完沒了。個個都朝他身上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