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真是有錢人啊,出手就送妹妹一台寶馬,不過,開寶馬,就可以欺負人嗎?

“這是公眾停車位置,我為什麼不能停這裡,再說,是我先停這裡的。”

“哼,你們這些窮人,一點風度都沒有。我哥哥說你爸爸要請我們吃飯,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是什麼目的,我跟你說,你撞壞我的保時捷,這事還沒完,別以為我哥哥好說話,我可沒有那麼好欺負。你爸爸請我哥吃飯,肯定沒安好心。土包子,還想討好我哥哥。”

說自己可以,說自己的老爹,那是怎麼也不可以。

她忽然看到,前面不知道是誰丟了根香蕉皮,她裝作沒看見,果然,溫瑞雅還在那裏指責他們不壞好意,沒留神,踩香蕉皮上,哧溜,摔了一跤。

“啊啊!”她叫喚起來。

夏七熹說:“大小姐,這是草地,摔了沒那麼疼,你穿的可是裙子,再不爬起來,全走光了。”

有什麼好嬌氣的,她在警校,每天不摔跤,就等於沒有上課。

可溫瑞雅不幹,她對聞訊而來的經理說:“你們這是什麼酒店,竟然在停車坪裏丟香蕉皮,摔了客人,我告訴你們我要報警。”

“報警?小姐,你這也太大題小做了吧!”

經理說:“我看您也沒有受傷啊,對不起,贈送您一個果盤,您看可以嗎?”

“果盤,你當我溫瑞雅是乞丐嗎?一個果盤,能比得上我摔一跤嗎?”

“大小姐,如果你不進去,我可就進去了,我可不陪你在這裡丟人,你哥哥是這醫院的醫生,拜託你,也不要在這裡給你哥哥丟人了。”

說完,夏七熹就扭頭朝酒店裏走去了。真是,溫瑞安醫生真是一個可憐的人啊,有一個刁蠻的妹妹,還有一個粗暴無知的少爺朋友。真是遇人不淑。

“站住!”溫瑞雅氣憤極了,拉著夏七熹的胳膊,說:“你一個窮丫頭,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喔,我明白了,這香蕉皮一定是你這個沒有素質的人丟的,為的就是陷害我。”明明是她誣陷人,還裝一臉白蓮花。

啊呀,這什麼人啊,簡直是毫無邏輯的指責。

夏七熹說:“大小姐,我數一二三,你最好放手,否則,我告你……”告什麼,襲警?哎呀,夏七熹,你現在可是“臥底”的身份。

看著這千嬌百媚的大小姐嫩嫩的胳膊,她知道不知道,作為警察,她,夏七熹,隨便一扭,這胳膊就會脫臼。

可,正因為她是警察,她不會以暴制暴。

見她說不出來,溫瑞雅還以為她理虧,得意地嚷:“我就知道是你,你心虛什麼,就是你故意陷害我的。”

“瑞雅,你又在鬧什麼?”溫瑞安正好走出來,他是出來接夏七熹和妹妹的,看時間,估計她們應該也到了。

沒想到,又看到自己的妹妹在欺負夏七熹。

此刻的夏七熹,正一臉通紅,怒視自己的妹妹,卻極力在克制,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感覺很疼。忍不住想要保護這個善良的女孩。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