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像你這樣的小人物,卑微的地位,限制了你的想像力。你不知道,公司多少小姑娘,想和我睡,想偷我的花短褲留做紀念。”席駿轍一貫自戀。他覺得整個公司,最好看的鑽石王老五,就是自己。

“滾蛋,就你那花短褲,還是留給公司最醜的姑娘吧!我可不稀罕。”

“我這花短褲,可是義大利特定制的,全球就這一條,哎,算了,你的審美非常低級,可我不是一個檔次。不和你說了。本少爺要就寢了。”

說完,他就合上了眼睛,很快就發出可愛的鼾聲。

夏七熹卻睡不著。

表面上,這個別墅風平浪靜,可直覺中,她總覺得仿佛藏了什麼秘密。

而且,現在她睡在一個大男人身邊,萬一半夜,他想對自己非禮可怎麼辦?

“呼嚕嚕。”他的胳膊果然搭了過來。

夏七熹大怒,正想擰斷他的胳膊,卻見他並沒有亂動,顯然是無意識的。

她只得忍氣吞聲,將他的胳膊剝到一邊去了。

真是討厭。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頭呢?

不過,話說回來,這有錢人的被褥,真的好舒服,好軟和,她活了20歲,都沒有睡過這麼好的床呢!

半夜,席駿轍口渴,醒了過來,正準備去拿水杯,卻驀然看到身邊多了一個人。

這才想起來,自己的小助理睡在身邊呢!

看她卷縮身體,縮在一旁,透過淡淡的月色,看到她清秀的臉龐,是那麼可愛。心裏不由得一動,想要伸手撫摸,卻忽然住手了。

怎麼回事?席駿轍,你瘋了嗎,她是個男的啊,是男孩,男助理,自己怎麼有一點點動心的感覺?難道真的有日久生情這回事?可,老子是鋼鐵直男啊!

他縮回手,也忘記了喝水,感覺恐懼。

難道,席駿轍,你真有自己不了解的地方?

還是這小子,給你下蠱毒了,你真的會喜歡上一個小白臉兒了嗎?

不行,絕對不行,傳出去,還不會讓人笑掉大牙?

席駿轍,你都25歲了,也許,是時候交個女朋友,來證明自己不會愛上男生的。

————————————————

翌日,一道刺目的陽光,直接曬在夏七熹的合著的眼睛上。

好癢。

她感覺有些發癢,忍不住,“阿嚏”,打出一個噴嚏。

她睜開眼,咦這裡是哪,腦袋一下子轉不過彎來。

“啊呀!”只聽見一聲怪叫,夏七熹睜開眼,看到一張碩大的臉差點貼到自己的臉頰上,而那個噴嚏,不偏不倚,正好噴他一臉。

“夏七熹!”席駿轍連名帶姓叫嚷起來:“你不知道本少爺有潔癖的嗎,竟然對著本少爺打噴嚏?”

早上,他醒來,偷偷看著夏七熹,越看,越覺得有喜歡的感覺,這讓他感覺很恐怖,他甚至有想捏她臉蛋的想法。

“席駿轍,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一大早的就看到你這張大餅臉,再說,誰知道你有偷窺人家睡覺的毛病?”啊,這麼一說,提醒了她,她急忙看著自己縮在毛毯裏的小小身體,還好,沒什麼異樣,他應該沒有趁自己睡著,對自己動手動腳。

否則,一定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真是一個變態,大清早的,自己不好好睡覺,趴著偷看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夏七熹,昨天晚上,你有沒有佔本少爺的便宜?”

“神經病,既然這麼不放心,幹嘛要我陪睡,我還沒收小費呢,居然還擔心我佔便宜,你有什麼可佔的,娘娘腔。”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