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睡覺不關門的嗎?”她隨口一問。睡姿那麼醜,也不擔心人家偷窺,多有暴露的嗜好啊!

“關門啊,不過今天不是你扶我進門伺候我睡著的嗎?”

夏七熹愣住了。她是警校畢業生,記憶力極好,她記得自己離開的時候,雖然沒有反鎖房門,但門是確定關上了的。

而她剛才進來的時候,雖然走的匆忙,可以肯定的是,門是敞開的。

她說:“我想,應該不是做夢,確實是有人進來了。以前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嗎?”

“沒有。”

夏七熹說:“可以找徐伯和其他下人問一問,看有誰進來了。”

“哎,算了算了,可能是哪個下人開玩笑的吧,不想鬧大了,不然我大姐二姐會讓我搬回去住,我可不想住回去,和女人們住一起,我要發瘋的。她們一直不理解,我為什麼執意要搬出來。如果和她們生活在一起,天天的任務就是傳宗接代。這也是我母親出國前對她們的叮囑,好像我們家的女人,唯一的樂趣,就是生孩子。”

“真是,哪有這麼說你母親的?”夏七熹十分不理解:“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有一個母親,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怎麼?”席駿轍無法理解她的生活。

蜜罐中長大的富二代,哪能明白,人間還有那麼的苦呢?

“我母親在我和妹妹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們了……所以,席駿轍,你不明白,我們這些失去母愛的孩子,是多麼苦,哪怕被媽媽打,被媽媽罵,都是一種幸福。”

“哎,可憐的孩子,來,爸爸寵你一下。”他抓過她,揉了揉她的短髮。

“喂,過分了啊,席駿轍,我老爹還在世,他脾氣火爆,才撞了人家的豪車呢,是不是希望我爸爸也開車撞撞你?”

席駿轍扮了個鬼臉:“你確定你爸爸姓夏,而不是嚇?嚇人的嚇!”

懶得搭理他,“這房子,原來是誰的?”夏七熹問。

“這是我的家事,為什麼要告訴你,還有,走廊盡頭那有間房子,除開清潔工,誰都不可以進去,那是我的家的密室,聽見沒有?”席駿轍忽然板起臉了。

夏七熹真想告訴他,我已經進去過了。

也知道你家有一個秘密!

看來,席駿轍,對自己有一個哥哥的存在,是心存忌諱的,為什麼?

可,她不想看到席駿轍暴跳如雷的樣子,她實在沒精力和他拌嘴,爸爸的腿傷還沒好呢,不知道溫瑞雅還會不會找麻煩,她的生活已經亂成一團麻了,她實在不想再添事情。

“既然你不想查,那就算了。我回房間了。”

“不行。”他忽然拉住她的手:“你不可以走,你得陪我,留下來,陪我睡。”

她火燙了一樣急忙推開他的手:“你神經病吧,真以為我24小時賣身為奴了是嗎,你再胡鬧,我就不幹了。”

“不是的,我,我害怕,萬一那個面具人又回來呢,你有功夫,你在我身邊,我沒那麼害怕,可以睡安穩。這樣,你爸爸不是腿傷嗎,我給你假啊,白天可以給你2個小時的假讓你去陪你爸爸,怎麼樣?”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