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七熹腦袋沒轉彎,沒想到別的地方去。她琢磨是不是他發現了她是警察的身份。

她狠狠埋怨自己,夏七熹啊,你好容易才有這個臥底的機會,怎麼一不小心就露出破綻了呢,那如果席駿轍將自己趕走,肯定是別想有轉正的機會了。

“您,您發現了?”她有些口吃了。

如果真的發現了,只能苦苦哀求,希望他不要趕她走了。

雖然席駿轍是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未必會吃軟的,可自己真的不想離開。

他可是自己晉陞女警的唯一機會,是跳板,是墊高的石頭啊!

(如果此刻席駿轍知道夏七熹內心所想,一定會吐血,堂堂席氏財團總裁,在夏七熹心裏是一塊茅坑臭石頭。)

見夏七熹臉色一副心虛的表情,席駿轍的嘴角流露一絲冷笑,果然,果然夏七熹接近自己,也是有目的的。

為什麼,蒼天啊,我這麼好的一個人,身邊的人為什麼不看人品聞我的靈魂香氣,都垂涎我的美色呢?就連男人也不放過自己。哎,天生麗質難自棄啊!真是沒辦法,長得太帥好憂愁。

一陣困意襲來,他不想吭聲了,環抱著自己,嗯,以後和他在一起,要小心自己的安危。千萬不要失身了。就是他有武功,會不會用強的呢?哎,不想了,好困。

他合上眼睛,打起了瞌睡。

夏七熹原本他會諷刺自己一頓,然後將自己趕下車,可,接下來一點動靜都沒有。她一看,席總居然睡著了。

真是的,話說了一半就不說了,留她一個人在這裡提心吊膽的。

自己忍氣吞聲在他身邊當“臥底”,結果,這才做了幾天,就被發現了,真是,夏七熹,你在警校學的那些專業,都到哪去了呢?該怎麼對隊長解釋呢?

她十分懊喪。

到了席駿轍的別墅,她將車停穩,去扶席駿轍,他的身板是那麼沉重。

席駿轍被她攙扶著,嘟囔:“夏七熹,我知道你的秘密了,我看你想什麼鬼點子。我以後要注意自己的美色,不能被你玷污了。”

蝦米,他以為他是誰,吳尊嗎,需要玷污他?

“好了好了,等你睡醒了,我們再談吧!”他身上的酒味可真難聞,真是一個臭男人。

“夏七熹,你別想打我的鬼主意,我看穿你了……你接近我,根本就不懷好意,還裝的那麼清高,我就說了,你怎麼那麼容易就答應做我的助理。”

真是啰嗦啊,看穿了就看穿了,有必要這麼啰嗦嗎?夏七熹將他扶到了臥室,用力扔在床上。

“別走。”他忽然抓住了她的手,一用力,夏七熹猝不及防,腳步打滑,掉在了他寬大柔軟的圓床上,落在了他的懷抱。

一股酒氣混合著青春男子荷爾蒙的氣息撲鼻而來,夏七熹剛想掙脫,他卻死死按住她,居高臨下看著她的臉,看得她心裏發慌。

“你你你,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別想趁我喝醉酒,打我的主意,我可不是那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