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而席駿轍,全程不茍言笑,他原本就不喜歡女孩子太粘他,因為是校長的女兒,他這還是給了面子了,否則,早就拉長臉了。但不管如何,禮數還是有的,李津津得到了他的名片,加了他的微信。

“怎麼樣,我的女朋友漂亮吧!”顧聲欣賞地看著自己的女朋友,她在社交場合從來都如魚得水。

“顧聲,你的審美反正總是很奇怪。”她悶悶地說。

“好了,不說她了,你以後做席總的助理,可有得你受,感覺他脾氣不太好一樣。他真的不知道你是女孩嗎?”

“豈止是不太好,是太不好了。”

“那你真的受委屈了。不過我看他挺在意你的,你真要小心點,別讓他佔便宜了,有錢闊少爺,對女孩不那麼尊重的。”

夏七熹的心一熱,雖然在愛情上,顧聲拒絕了自己,可她在心裏,還是將他當成最親近的人,而他對她,也是像兄長一樣,他們來自貧窮的小島,更加能夠體諒貧寒子弟向上打拼的那種艱辛與努力。

“放心吧,你知道我有兩下子的,誰敢欺負我,嘿嘿,我就‘咔嚓’了他。”

“哎,來,你吃這個菜,你太瘦了,要補補。”他給她夾了一大塊雞腿。恰好此刻,席駿轍目光掃射過來,正好看到夏七熹和顧聲有說有笑,顧聲還給她夾菜。

簡直是豈有此理。

自己的助理,每次出門,就將自己這個主人拋諸腦後了,只管一個人快活瀟灑。

也不曉得要替自己擋酒。

每個人此刻輪流敬酒,他雖然只是象徵性地喝了一點,可也有些醉意了。

他感覺李津津身體總是向他靠近。

更加讓他反胃。

他有潔癖,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讓陌生人靠近自己的身體。

而李津津,卻總是若有若無的靠近,這讓他覺得不耐煩。

總算散場,席駿轍感覺自己有些喝多了,或許是因為助理對自己置之不理的原因,他喝了許多悶酒。李津津乘機說:“要不,我送您回去如何?”

雖然喝多了,但頭腦還是有一部分是清醒的,席駿轍當然明白這個女孩是想知道自己的住址在哪。

他才不會輕易讓自己毫無興趣的女孩,接近自己。

“不用了,我讓助理開車送我回去。告辭。”

他“噔噔噔”走到夏七熹身後,重重咳嗽了一聲,一股酒氣撲鼻而來,夏七熹忍不住捂著鼻子,沒想到又得罪了自己的主子,他有一顆玻璃心。

“夏七熹。”他大喊一聲:“走了。還在吃,也不怕長胖。”

“噢!”夏七熹站起來,對顧聲說:“回見,記得回家吃……”

席駿轍抓起她的短髮,一拉,夏七熹一個趔趄沒站穩:“啰嗦什麼,有什麼好啰嗦的,回什麼家,回席家,小心吃飽了撐的。主人都站起來了你還不走,走啦。”

真是粗野!抓人家頭髮,也不擔心記者拍照。

可憐K大女生還在那裏嚷“席駿轍,我們都要嫁給你”!

好想告訴他們,你們的老公他粗野、霸道、智商情商雙低!

在回去的車上,夏七熹透過後視鏡,發現自己的主子一聲不吭的,好像還在生氣的樣子。她現在學聰明瞭,席總不說話,她也保持緘默,否則肯定又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夏七熹,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真的,是那個!”他陰沉沉的臉上一點笑意都沒有,好像她欠了他一百萬一樣。

“那個?哪個?”她緊張起來,該不是讓他發現她的身份了吧?

“那個就是那個,裝什麼蒜?你在我身邊,是有目的的,對吧!垂涎我的美色,貪圖我的財產,欲圖不軌是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