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為了工作,你也算是豁出去了。”顧聲有些憐惜她。

“答應我嘛!”她撒嬌,只有在顧聲面前,她能恢復小女孩的任性。

“噓,哪有男孩當這麼多人面撒嬌的,看到的人還會誤會我和你那個基呢!”顧聲上下打量她,笑起來:“做臥底不說就算了,難道連性別也是秘密?不過,你還真的像個男孩子,挺帥氣的。看來,你也打算逃離命運,離開我們的小島了。你總算是想通了。”

“行了,別嘲笑我了,還能不能做朋友?”

“答應和我做朋友了?”顧聲看著自己的鄰居妹妹,記得她對自己表白的事情,雖然不可以愛她,但內心,還是當她是自己的妹妹的。

他寵溺地摸摸她的小寸頭。

“我見到你的女朋友了,是李津津吧,她現在和校長一起,在席駿轍身邊剪綵呢!”她努努嘴。心裏有些醋意。

“你見到她了?漂亮吧,不是我說你,我喜歡的女孩,就是這樣,多女人味啊,長髮,長裙,知書達理,家境也好。你看看你,頭髮剪成這樣,你不說,都會以為你是男孩的,這樣怎麼嫁的出去呢?”

“知道了,你是想婚姻改變命運唄,不過,也許審美和你不一樣吧,我覺得她長得挺普通的。我覺得她配不上你。”夏七熹真心實意地評價。

對於每個人來說,初戀的地位都是那麼神聖的。

“什麼,這還普通,你那是什麼眼神?”顧聲抗議:“你吃醋吧!”

夏七熹很想提醒他,剛才看到李津津,一直粘著席駿轍。可,說出來,又擔心顧聲不高興,就閉嘴了。

“顧聲,既然她漂亮,你就看緊她,小心她讓人給追跑了。”她小心提醒他。

“我對她的人品很放心。”顧聲看著自己的女朋友,眼神閃閃發光,李津津,符合他對女朋友全部的要求,所以,他願意為李津津,卑微到塵埃裏。

席駿轍剪綵完畢,轉頭看了一圈,除開如李津津一樣的花癡少女,自己的助理又不見了。

真是太不敬業了,拋下自己這個老闆,人又跑到哪去了?

席駿轍一扭頭,看到夏七熹在一棵樹下,和一個斯文青年在聊天,頓時火大,好啊,撇下老闆,一個人玩兒去了。

他推開身邊應酬的人,大步走到夏七熹身邊,此刻,夏七熹還背對著席駿轍,和顧聲聊得正歡,正在問他:“你什麼時候回去,我讓我老爹給你做你最愛吃的虎皮青椒。”忽然,感覺背後生起了涼氣,回眸一看,見到席駿轍,正一臉不悅地站在身後。

而顧聲,則張大嘴巴,他當然知道面前這個年輕少爺是誰。是自己女友的偶像,沒想到,此刻,竟然如此突然地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夏七熹!”他的聲音幾乎是從牙齒縫隙裏出來的一樣:“你在幹什麼?”

“我在……”

沒有等到她回答,他也根本不需要她的回答,席駿轍霸道地打斷她的話:“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的職責是什麼嗎?”他個頭高,十分有氣勢。

他霸道的氣場就是告訴她——你的職責就是我,還需要提醒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