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的表情那麼和悅,但目光卻帶著微微的淩厲。

但她的氣場,卻並沒有讓實習女警懼怕。

“呃,說真的,林大小姐,你和席駿轍真的很般配,但您真的沒有必要對我說這些,我只是他請來的助理。包括你們的過去,這些,都和我無關。”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夢想都能實現,對於普通人來說。你就當我自言自語。”林慕華目光看下了自己的腳尖,語氣依然是那麼平淡:“可很多普通人,未必一定要嫁入豪門,不過是想分割一點愛,就有足夠的好處了。”

什麼……意思?做小三?簡直是一個笑話。

正房都沒想過,何況是小三!

夏七熹說:“你以為我是為了錢?或者想分割他所謂的愛?”

“呵呵,難道是為了感情?抱歉,我在你的眼裏,沒看到你對他的愛。”

當然,哪有愛,根本是擋箭牌。

只是夏七熹有些不明白,對於這些情情愛愛的事情,她的腦袋是一片混沌。

“席駿轍,只有和我在一起,他才能釋放一些回憶,別看他是眾星捧月一般的存在,可,唯獨我知道他的內心世界,那是你們這樣的人,不可以觸碰的。”

她的話語,帶著很明顯的優越感。

“抱歉,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否相愛,可在我眼裏,席總,好像不是你說的這樣高大上,你真的了解他嗎?”

她真想告訴她,席駿轍睡覺打鼾,東西亂扔,和普通大男孩並沒有什麼區別,哪是眾星捧月一般的存在,根本就是一個沒長開的大男孩。

林慕華晃動手上的酒杯,看著那淺褐色的液體,說:“人的命運是註定的,窮人家的孩子,就應該安分守己,不要以為,這世界,真的會發生什麼奇跡。”

她平和地看著夏七熹:“我們會結婚的,我在等他求婚,我希望,在結婚這條路上,不要有任何的波折,否則,只是白忙乎一場,你說呢?”

不等她回答,她就轉身離開。

看著她傲慢離開的背影,夏七熹真想跑上去攔住她,質問她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哪有讓她懷疑的地方,有想搶她的男人?究竟她在說些什麼,毫無邏輯。

她是警察,習慣了生活和做事風格,一板一眼,講究邏輯,這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她真的不懂。

她也喜歡,說一,就是一的工作環境,她想念隊長,想念一起工作的警隊夥伴,雖然在一起的時間還很短暫,可,那是她喜歡的人和事。

她唯一懂的,就是不喜歡這群人。也難怪席駿轍這麼叛逆,她都開始同情他了,每天和這群女人打交道,他是被她們逼得發瘋了的吧!

寧可說自己喜歡男孩,都不願意和林慕華交往。席駿轍確實很可憐,在夏七熹的眼裏,他是一個窮得只剩下錢的人。

林慕華心裏也覺得詫異,對人生風雨已經可以做到波瀾不興的她,情商智商雙優,明明知道這個來路不明的人,不是他們上流社會圈裏的人,不構成威脅,可為什麼,總覺得這個人,不可以小覷呢?

她非常自信自己的直覺,所以,才會對這個人,有所警告。她從小開始,內心裏的唯一伴侶,就是席駿轍,她不希望自己的人生,發生偏差。

是偏執也好,還是對自己的自信也好,她的世界,容不下被拒絕。她有她的驕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