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七熹不想參與這樣的家庭聚餐,知道二姐大姐,她們一定看著自己就討厭,趁他們去吃飯的功夫,自己準備躲出去。

她也不喜歡和她們待一起,忍受她們的白眼。

“喂,你去哪?”看到她想開溜,席駿轍很大嗓門嚷嚷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夏七熹不好開溜了。

真是,故意讓人難堪!夏七熹狠狠瞪了席駿轍一眼。

席駿轍讓夏七熹坐在自己身邊,和大家一起用晚餐。

而林慕華,坐在席駿轍對面,既可以觀察席駿轍,也可以觀察夏七熹。

大姐、二姐還是擔心席駿轍的安全。

“駿轍,有人暗害你的事,你居然隱瞞下來了,早就說過,要給你請保鏢,多帶一些跟班,你自己不願意,你要注意你的身份,被綁架了,可怎麼辦?”

“不要,我不要任何隨從,不自由。”席駿轍將手擱在夏七熹的肩膀上:“夏七熹就是高手,你們別擔心,有她在,我絕對安全。我們朝夕相處,安全得很。”

夏七熹的肩膀微微抖動了一下,席駿轍身上荷爾蒙的氣息撲來,讓她頗不自在。

她的臉也不由得紅了,微微低下頭。

這個席駿轍,以折磨別人為樂事。

對面的林慕華,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裏。

待用餐完畢,夏七熹總算找了個藉口,躲到花園裏去了,他們席家的人在談生意,商場上的事情,她也不懂,也許不會注意她了吧。

忽然,她聽見身後有腳步聲。回頭一看,見林慕華端了一杯白蘭地,慢慢走了過來。

花園裏芬芳撲鼻,卻是暗流涌動。

她凝視著夏七熹,目光是那麼琢磨不透。

這樣的小人物,她見識過太多,每個人,都帶各種目的,來接近她們這樣階層的人,為的就是改變自己的階層。

她的內心,和大姐二姐是一樣的,看不起下層人士,看不起任何一個不如她們階層的人,可,她和她們又是不同的,她善於偽裝,將自己包裝成和藹可親的樣子。

畢竟,要嫁的是,是席駿轍,安城最大財富集團的唯一繼承者,必須是大家閨秀。

夏七熹雖然年輕,畢竟是警校畢業的,自然也是不畏懼人的,有一種天然的倔強。

“怎麼樣,住在這裡,還習慣嗎?”她輕輕地問。

夏七熹詫異,在她們這些上流人眼裏,自己不過是一個小人物,她怎麼會特意來花園找自己攀談呢?

“還好吧。”

“有的人,註定生來擁有一切,而有的人,不過是一個流星一般的過客。”

果然是非常文藝的說法,夏七熹明白,她這是暗示自己,不過是一個流星一般的過客,不要有非分之想。

“林小姐,您是擔心什麼嗎,如果您擔心什麼,不必多慮,我和席總,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當然,我當然了解他。他的小把戲,能騙過他的姐姐們,可騙不了我。”林慕華啜了一口酒,淡淡地說:“我和他青梅竹馬長大,人生的軌跡就會是這麼走下去,任何人,都不能將我們分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