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那,您這意思是說,如果席駿轍敢侵犯我,我可以自保?”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放心,據我們調查,席駿轍是個紙老虎,對女人是沒實力的。”

咦,這話是什麼意思?夏七熹琢磨了下,不是很明白。

“夏七熹,你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想想看,轉正為人民警察,是多麼光榮的事情,對吧,任何困難,你一定可以克服的。對吧?”隊長開始煽情了。

還能說什麼呢,做刑警是夏七熹最大的夢想,為了這個夢想,什麼委屈她都能接受。

就算這個少爺真的想佔自己便宜,那可不要忘記了,夏七熹可是跆拳道高手,“咔嚓”他,暴打一個嬌氣的大少爺,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她雄心大漲!未來的女警花,加油!

她回到辦公室,嘩嘩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嗯,不錯,來,溫瑞安,給我和我的生活助理,拍個合影。”

還真的有儀式感啊!

席駿轍站起來,抱著夏七熹的瘦弱的肩膀,呃,夏七熹差點給他一個背摔。

“哎算了算了。”倒是追求完美的席駿轍不幹了:“這都什麼啊,我是阿瑪尼,你穿班尼路,不是一個檔次。”

“人比你長得精神就行。”溫瑞安嘲諷。

席駿轍拿出卡來,其實他不是小氣,三萬對於他來說和三元差不多,他是忘記給夏七熹了:“我說,你現在就去給自己買幾件襯衣。這是你的卡。”

他將卡丟給她:“三萬塊都在裏面了,足夠你買襯衣了,記住,買衣服不要看錢,看品質,我可不希望我的助理,和我太不般配。”

他搔搔她的頭髮:“還可以剪短點,寸頭,適合你。”

“喂!”夏七熹抗議,席駿轍指了下合同:“我寫了的,你沒看清楚嗎,無條件服從你的老闆。”

待夏七熹離開以後,溫瑞安對席駿轍說:“你這樣對待一個小孩子,是不是太過分了?你可不要欺負人家。”

“瑞安,他也就比我小幾歲吧,什麼孩子,喂,瑞安,他可是男孩,你怎麼這麼關心他?你該不會和我搶他吧?他可是我的,是我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這麼清秀的小白臉兒呢!”

“好了,放心,我是鋼鐵直男,沒特殊愛好,你這樣討厭女人,會不會真的不結婚了,讓你們席家斷香火嗎?我估計你們全家的女性全體會崩潰。你就不擔心你母后大人從加拿大回來,重新接管公司嗎?”

“香火,呵呵,老土,關我什麼事,我要的是自由。說真的,我覺得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真心愛一個女孩子的。”

“話,可不要說得太滿哦,也許有一天,你遇到一個女孩,就會卑微到塵埃裏的,什麼身份地位都忘記了,只想好好愛她。”

席駿轍看著溫瑞安簡直無語,愛一個女人卑微到塵埃裏,他,席駿轍,身邊只有為他卑微到塵埃裏的女人。

愛情是什麼,雖然他已經25歲,卻完全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愛情存在,真會有一個女孩,擊中他的心。

雖然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經為一個女人卑微過,可那個女人,深深傷害了他的心,讓他的感情從此封存起來,忘記了成長。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