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是你,你多次遲到,不開除你開除誰?你還敢拿刀,我告訴你,你給我放下了,我留條路給你走,否則,讓警察抓住你,就得蹲大牢。”

席駿轍太自大,根本沒察覺危險性,而一旁的夏七熹卻發現了,那個男人的眼裏,已經是喪失了理智,不能再用言語刺激他了,否則他真的下得了手。

作為警校高材生,她太了解危險人物的眼神了。

“抓我,哈哈,這個世界還不是你這樣的有錢人說了算,好,我今天捅了你,我也算值了。”他抓著刀子,向席駿轍撲了上來,溫瑞安大喊:“快跑!”

可來不及了,那個男人已經撲倒了席駿轍,拿起刀子就捅了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瘦小的身影飛撲而上,一腳踢飛那把刀,再使勁扭住了嫌疑人的手腕,“嘎擦”一聲,手腕脫臼,男人哇哇大叫起來。

溫瑞安也趕了過來,將男人按倒在地。

看到監控的保安們,也終於趕來了。

“席總,您沒事吧!”保安們很惶恐。

那個男人仇恨地瞪著席駿轍。

席駿轍有些狼狽,阿瑪尼西裝都給弄臟了。

他對那些保安說:“教訓他一頓,放了。”

保安們說:“放了,可他要傷害您啊!”

“這新聞傳出去,對我們公司不利,算了,看在曾經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份上,我就不計較了。”席駿轍不耐煩地揮手。

他現在只想趕快處理這件事情。

那些人只得拖著那個男人走開。

而此刻,夏七熹也有些彆扭,她穿的牛仔褲本來就有破洞,剛才太用力,褲子爛了。

溫瑞安看見了,不說話,悄悄脫下自己的西服,遞給他。

夏七熹有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這個男孩,真溫柔體貼細心。

她圍在褲腰上,感覺暖暖的。

席駿轍說:“夏七熹,都是你,讓我來追你,才遇到這號事。”

這話連溫瑞安聽了都有些皺眉頭。

不感激自己的救命恩人,反而一頓埋怨。

“誰讓你追的。早知道,就不救你了,讓你被刀捅一下。捅個稀巴爛最好。”說完,夏七熹就戴上頭盔,準備騎上自己的小綿羊。

“喂,喂,我們的合同算數,我還是請你當我的助理。”席駿轍軟和了。可不行啊,她走了,他還去哪找一個這麼俊俏的小助理呢?

再說大姐二姐大表姐二表姐不都見過她了嗎?

夏七熹本來想拒絕,可一想到自己的“臥底”任務,不行,這個活,還是得接。不然轉正計劃遙遙無期。

“那3萬塊錢呢!”她可不想再做一次冤大頭。

“給你。都給你。錢錢錢,你就記得錢,既然喜歡錢,當初見到我又裝什麼清高呢?”席駿轍有潔癖,受不了自己衣服弄臟了,他得回辦公室換衣服去。

“那是自然,和你這樣為富不仁的人,就得談錢,不能談感情,因為你沒感情。”

“要那麼多感情幹嘛,麻煩!我要感情,不知道多少人想跟我交往呢!廢話少說,既然現在是你我雇請的,就得跟我走,伺候我換衣,這是你這個助理,以後24小時都應該做的事情。”

夏七熹撇撇嘴,就他事多,不過可以在席氏財團潛伏下來,什麼委屈都可以忍受。

他們三個人走入電梯,新的一天隆重開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