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溫瑞安對這個人,有很明顯的好感。

“不,不用了。”夏七熹等的電梯來了,她正準備進去,忽然,聽到一聲暴喝:“喂,服務生,給我等一下。”

旋即,一陣旋風刮了過來,席駿轍邁步飛奔過來,對夏七熹說:“站住,站住,我們的合同還有效。”

“你神經病吧!”夏七熹不屑地說:“你以為你是誰,皇帝嗎?我得巴巴伺候你嗎,讓我滾就滾,讓我留就留,對不起,你還沒這麼大的臉!”說完,自顧自按電梯下去了。

什麼嘛,我,大少爺席駿轍,挽留你,你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

“喂,你給我等一下。”他大吼。

溫瑞安看不過去,真是太有失風度了。他急忙拉了席駿轍一把,讓這麼一緩,電梯就向下,少年也自然消失于眼前。

“你幹什麼呀?”席駿轍十分不滿。

“剛才是你讓夏七熹滾的,現在又去挽留她,你是什麼意思,席駿轍,她像一朵蓮花一樣潔白,你可不要傷害她,她可不是你那圈子裏的少年類型。純得像張白紙。”

“就這麼一面之緣,你就覺得她純了,她哪純了,還問我要錢呢!”

“那是你是不是答應要給她3萬塊錢的,你又給了她嗎,她除開罵你一句,有問你追款嗎,這孩子,不是愛錢的主,穿的衣服簡簡單單的,挺大方大氣的一個……少年。”

溫瑞安的嘴角微揚,真的是少年嗎?一點喉結也沒有,也只有席駿轍,才看不出來吧!

“溫瑞安,你怎麼盡給她說好話,夏七熹,我連她名字都不知道,你就這麼一會功夫就知道了,行,我服你。我不跟你說了,我追她去。”

“怎麼了?”

溫瑞安十分好奇,和他一起下電梯,兩個帥哥一直坐電梯下去。

“哎,我大姐啊,才又打電話來,又逼我和林慕華見面,她們根本無視我喜歡‘男朋友’的特殊癖好。我得找這個夏七熹,繼續扮演我的生活助理。我就不信這個邪了,難道非得逼我結婚嗎?我的身體,還不能屬於我自己了嗎?”

原來,他又接到了姐姐的催婚電話。

溫瑞安大笑起來:“席駿轍啊,你也有這麼一天,為了躲婚,都使出這招來了,說自己喜歡男人,你當人家傻啊,你說喜歡男的就喜歡男的。”

“怎麼,不像嗎,我長得這麼帥,不都說帥哥,都喜歡帥哥的嗎?”

哎,職場上披靡的席駿轍,怎麼只要面對男女感情,就智商為零了呢?

電梯直接通到了地下車庫。

此刻,在地下車庫裏,夏七熹在找自己的小綿羊。

她心裏在琢磨,該怎麼對自己的上司交代,就說這個“臥底”黃了。

忽然,一台車裏有動靜,她好奇地透過車縫一看,只見一台大奔前,可疑地站著一個男人,正在車上塗抹什麼。一股刺鼻的油漆味迎面而來。

“站住!你在我的車上幹什麼?”夏七熹回頭一看,見席駿轍和溫瑞安正大步走來,正好看到那個男人在拿油漆潑他的車。

席駿轍大怒,衝上去,那個男人甩掉油漆桶,拿著一把刀衝過來:“席駿轍,是你讓我丟了工作,我現在要你的命,反正我沒有了工作,老婆也跑了,我也不想活了。”

席駿轍一看,是上周他讓開除的一個保安。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