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正在看電腦的席駿轍,頭都不抬,只說了一句“以後,必須比我來得早。”

他是料定自己吃定她了嗎?

“我又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上班。”夏七熹耿直地回了一句嘴。

雖然他是總經理,可她才不畏懼他。

“比規定時間上班早就行了。”說完這句話,他抬頭,手裏拿的筆都掉桌上了。

“你怎麼穿成這樣?”

夏七熹愣了,這句話,可讓她怎麼接呢?難道穿成這樣有如此大逆不道嗎?

“你怎麼不穿名牌?”席駿轍幾乎是咆哮起來。

牛仔褲,還是鬆垮的,白襯衣?還是廉價的。

穿成這樣,連公司的門都別想進。

這也太不把他放眼裏了。

這可是席氏財團!

夏七熹白了他一眼,名牌,也要能買得起啊!

“不好意思,我生下來就穿這樣,簡簡單單,有什麼不好?品牌也不會比我的衣裳多塊布料”

“從來沒有人敢穿成這樣直接來見我。”

夏七熹啼笑皆非:“總比什麼都不穿來見你好吧!”

電梯門又開了,進來一個身材修長俊逸的青年。

容顏如玉,眉目如畫,翩翩公子,帶著一絲儒雅。

他一進來,就對席駿轍說:“風聞你席大少爺,改變了癖好,喜歡了一個服務生,還聘請他做生活助理,今天好奇,特意來參觀參觀。助理在哪呢?”

席駿轍臉上怒氣勃發,瞪著夏七熹,仿佛想將她一口吞下去。

“瑞安,你湊什麼熱鬧,沒看到我正在惱火嗎!”

“噢,你席大少,哪一天不發火的,又是誰惹惱你了?難道是?”他轉眸看著夏七熹,不禁一愣,這陌生人,眉清目秀,又帶著一絲英氣,將那些濁花們都比下去了。

服務生?呵呵,他幾乎可以認定席駿轍走眼了。

“原來,這個就是你席駿轍喜歡的人呀!”他打趣。

席駿轍悻悻地說:“穿的太土了,沒法見人。”

“你才土呢!”夏七熹反駁。

席駿轍大怒:“我土,我哪土?”我可是席駿轍。上過時尚雜誌封面的時尚先生。

溫瑞安都快笑抽了,語帶嘲笑地說:“他不是你喜歡的人嗎,你難道連自己的‘戀人’穿衣風格都搞不清楚嗎?”

席駿轍指著門口對夏七熹說:“給我滾出去,我不需要這麼土氣的人。尤其是當我的助理。”

“喂,你對小孩可不可以溫柔點?”溫瑞安有些心疼。

夏七熹惱了:“你以為我稀罕當你的助理,還有啊,你那天讓我冒充你的‘男朋友’,答應給我3萬塊錢的,錢也沒有給,你還對我吼什麼,你就是一個騙子!摳門男!”

“什麼,你這個土老帽騙子,你還想要錢,滾滾,快滾。對了,不準坐我的專屬電梯。”席駿轍怒氣沖衝,那表情,一副嫌棄的模樣,如果夏七熹還賴著不走,他下一秒就會砸東西了。

溫瑞安給夏七熹開門,送她出去,對夏七熹說:“你別介意,他就是這麼暴躁,像個孩子。對了,我叫溫瑞安,請教你的名字。”他上下打量她,眼裏帶著詢問,仿佛在識別他到底是誰。

人和人,真的完全不一樣,同樣是富家公子哥,為什麼這個叫溫瑞安的,會如此優雅精緻溫和?和席駿轍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也不知道席駿轍這樣的紈绔闊少,怎麼會交到這樣一個才俊做朋友的?

“我叫夏七熹。”

“嗯,真是一個好名字,那,你現在丟了工作,需要我幫忙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