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看到夏七熹,略微一怔,大約沒有想到,在這樣頂級的包廂裏,居然會遇見一個陌生人。而且,竟然還和席駿轍手牽手。

不過她畢竟是大家閨秀,很快就鎮定下來,這也許有什麼誤會。

她目光柔柔地轉向席駿轍,為了這一天,她,林慕華,已經等了許久。

童年裏,她和席駿轍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那時候開始,她就盼望過,長大了,要嫁給席駿轍,可,他晚熟,從來不懂這些兒女情長的事情。

如今,她,林慕華,留學歸來,已經是一個音樂家了,家世匹配,身份匹配,她沒想過,席駿轍,有理由拒絕這樣一個適合結婚的伴侶。

然而,對上席駿轍的眼眸,回給她的卻是一個漠然的眼神,就仿佛他們從未認識一樣。

席駿轍站直,冷冰冰地說:“既然你們女人全到齊了,就沒有我們的什麼事了,那,我們告辭了。”

在滿座“別走”“胡鬧”“停步”聲裏,席駿轍牽著夏七熹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席二小姐席安安歉意地對林慕華說:“你別介意,我弟弟這個人,就是這麼灑脫不羈,他鬧著玩呢!他喜歡的是女孩。”

林慕華笑笑,不以為意,她當然知道,席駿轍這是鬧著玩兒的,他一直比較叛逆。

不急,要嫁給最如意的男子,自然要沉得住氣,她自然不是那種小家碧玉類型。

在門外,夏七熹憤怒地甩開席駿轍的手,嚷嚷:“你這個人真不是好人,竟然是讓我給你演戲扮演你的戀人的。”

席駿轍優雅一笑,目光不屑:“那你以為呢,難道我真的會喜歡你一個服務生,別做夢了。哪來的,回哪去。”說完,大步流星地走掉了。

“簡直就是一個混蛋,有錢有什麼了不起的!”夏七熹大喊。

席駿轍原本走遠了,聽見這句話,回眸一笑:“有錢,還真的了不起。”

看來,這句話,是他的口頭禪!

夏七熹猛然想起來,這個壞蛋,不是答應給她3萬塊酬勞的嗎?果然是個騙子。

哼,難道他的錢,都是靠騙來的嗎?

————————————————————————————————————————————

“老歐的線索呢!”王隊板著臉問夏七熹。

夏七熹結結巴巴解釋,老歐沒見到,就見到一堆女人,還有一個叫席駿轍的男生。

“混蛋。你就不知道在那包廂裏多待一會,也許能有什麼線索呢!”王隊脾氣非常暴躁。

夏七熹通紅著臉:“那席駿轍有毛病,他,他喜歡男的,可,可我不是男的。”

周圍一片笑聲。

王隊說:“你看看,哪不像個男的,還有,我們刑警辦案的時候,那就是沒有性別區分,什麼男的,女的,抓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我們都是警察。”

“是,我知道了。”夏七熹覺得很委屈,將眼淚逼了回去,不,不能哭,她要轉正,成為一個真正的刑警,是她最大的夢想。

忽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在隊長不耐煩的眼光中,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電話:“喂,您好,誰,席駿轍,我不認識你,你打錯了……”她挂斷電話,對隊長解釋:“打錯電話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