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夜幕悄悄來臨,偌大的狩獵場上篝火點起,白天所打的獵物,夜晚便成了他們的美食,今日恰巧莫楓卿回來,老皇帝一高興,便擺了幾桌宴席。

樂正蔓因為有傷在身,便沒有去,獨自一人出了帳篷坐在草坪上,若有所思的望著遠方。

對付司徒峰這條路看不到盡頭,如今司徒峰是手握楓都兵權的大將軍,朝中官員對他都是畢恭畢敬,要想推倒整個司徒府實屬不易,需得從長計議,不可衝動,今日若不是莫楓卿,怕是她已經被司徒峰打的只剩下半條命了。

“喲,這不是樂正蔓嘛!”

聞之,樂正蔓回頭,不知是誰家的兩個公子,前世她人微言輕,好說話,這些個公子便覺得她好欺負,同司徒靜沒少找她的茬。

“是啊,今日挺威風的嘛,怎麼坐在這兒了?”

“可能是大將軍嫌她丟人,沒讓她去給七王爺接風洗塵吧。”

“哈哈哈…”

“沒想到你平日看著溫婉賢淑,卻不想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竟然對自己的妹妹下如此毒手,真是蛇蝎心腸。”

說她蛇蝎心腸,樂正蔓只是撇嘴一笑,“你們說完了嗎?可以滾了嗎?”

“你……”

“哎,好了,這種人良心被狗吃了,真不知道司徒將軍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女兒!”

良心被狗吃了!

本不想跟他們糾纏,奈何這兩人不吃點苦頭不肯罷休,樂正蔓只好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微微抬頭,一雙眸子清冷,玩味的看著面前的兩人,嘴角微揚道:“我沒有心的。”

語氣不快不慢,眼神冷厲可怕,看的兩人後背發涼,不覺往後退了幾步,樂正蔓緊接著緩緩上前了幾步。

在他們二人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快速衝二人胸口踹了兩腳,二人紛紛倒地。

“如何?你們的心會痛嗎?”

“你……你……”

“你敢打我們!不想活了嘛!”

二人只覺得眼前的樂正蔓像是脫胎換骨了,根本與平日的她不一樣,再看她淡然自若,微揚的唇角,就連眼睛裏都帶著嘲諷笑意,紅色斗篷的襯托下,像極了地獄來的使者!

“你們在這兒幹嘛!”

略帶質問的聲音,樂正蔓先看到來人,是白天勸過她的皇長孫,眼神稍見和緩,取下來斗篷的帽子。

那二人見是皇長孫,不敢多言,便也灰溜溜的逃跑了。

不知莫君臨來意,樂正蔓也未想著行禮,便問道:“怎麼?皇長孫也是來取笑我的?”

莫君臨俊郎的臉上浮現出笑意,向樂正蔓走近了幾步,“姑娘何出此言,我是來送藥的。”

莫君臨攤開手,手中果然握著一瓶藥,隨即示意樂正蔓接過,樂正蔓眼神依舊清冷,迅速接過藥,“多謝。”

“哎呀呀,你們二人躲在這兒幹嘛呢,是不想替我接風洗塵嘛!”

今日這塊草地可真熱鬧,皇長孫七王爺來齊了,樂正蔓也趁著機會福身道:“今日多謝王爺相救。”

“本王不過是見不得你們這些小丫頭受欺負,隨口說了一句罷了,不必放在心上。”

說的也是,如今樂正蔓重回十六歲,在莫楓卿這個二十五多歲“高齡”的王爺眼裏,可不就是個丫頭片子。

“王叔怎麼也出來了?”

“哈哈。”莫楓卿聽聞莫君臨的話,先笑了幾聲,提著手裏的酒瓶向前方走了幾步,隨即仰頭大喝一口。

“這些宴會,我都待煩了,沒什麼新意,可不就出來走走嘍。”看著宴會上阿諛奉承的眾人,讓他噁心。

“吹吹風也好,今晚繁星點點,明日想必也是個好天氣。”莫君臨溫文爾雅,勾著唇角,笑意像是這春日夜晚的微風。

“未必。”未必是好天氣。

樂正蔓莫楓卿同時開口,隨即二人相視,莫君臨看著反駁他的二人,眼底閃過一抹厲色,不過很快便消失。

“姑娘為何覺得明日未必是好天氣。”莫君臨問樂正蔓道。

樂正蔓抬頭瞧著天空,隨即拿出帕子試了試風向,淺笑說道:“今夜雖然繁星點點,可是刮的是西南風,而且風中帶著霧水,不出一個時辰,定會烏雲密布,怕是等不到天亮,大雨便會降臨。”

莫楓卿聞之未語,提起酒瓶又猛喝了一口,心裏卻對樂正蔓的話將信將疑,他雖說未必,卻不敢保證明日一定會有暴雨,而樂正蔓卻說的信誓旦旦。

“姑娘如此肯定?”莫君臨疑惑問之。

“我隨口一說,皇長孫隨耳一聽,至於真假,等天一亮自會見分曉。”

“那姑娘覺得這場雨何時結束?”

還未開始便想著結束,樂正蔓收回視線,看著莫君臨道:“這場雨一旦開始下,便會持續半月有餘,所以兩位殿下還是快些回去收拾衣物,準備同陛下回城吧。”

“這……”

“哎呀,君臨快撫王叔回去休息,王叔頭疼。”莫楓卿裝模作樣的揉著腦袋,不時對上樂正蔓的雙眸,略帶笑意,“你這丫頭不簡單哦。”

樂正蔓莞爾一笑,在這楓都官場週旋的人,哪一個是簡單的呢。

莫君臨同樂正蔓點頭道別,趕緊上前扶著搖搖晃晃的莫楓卿離開。

大雨是一定會來的,樂正蔓瞧著天空中被烏雲遮過一半的月亮,嘴角微揚,大風來時,她已經到了自己的帳篷。

一進帳篷便瞧見桌上放著許多藥瓶,待阿巫替她解下斗篷,這才問道:“哪來的藥?”

“這些都是七殿下命人送來的,說是有從好多個地方收集的,都是上好的傷藥,讓小姐換著用。”

樂正蔓拿起一瓶,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這個莫楓卿送個藥都這般奢侈,莫不是把所有傷藥都送給她了吧!

“收起來吧,先用這瓶。”樂正蔓遞給阿巫的藥是莫君臨送給她的,至於莫楓卿送的這些,還是先放著吧,日後一一問清楚再用也不遲。

“哎呦,起風了,剛才都滿天繁星,這會兒倒被烏雲遮住了一大半。”不知是哪個侍女,端著洗臉水,抱怨著天氣陰晴不定。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