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嘴裏感覺鹹鹹的,身上也是疼痛非常,還有耳邊吵鬧的聲音,馬匹嘶吼的聲音,她不是被司徒峰父女折磨致死了嗎?為何還會有這些感覺?

樂正蔓緩緩睜開眼睛來,模模糊糊看到眼前一身綠色騎裝的女子,那一張臉雖然模糊,可是她的笑聲卻讓她死死記在腦子裏,不是她的三妹司徒靜,又是誰!

“哎,樂正蔓起來啊!不會是被打傻了吧!”

“果然還是將軍府的三小姐武功更厲害一些啊!”

“不愧是大將軍最疼愛的女兒,沒有辜負大將軍的栽培。”

“……”

武功!比賽?

樂正蔓這才四下瞧了瞧,發覺竟是城外狩獵場,而且還有老皇帝在場,圍場四週站滿了眾王爺小姐,還有起鬨的士兵,而且眾人好像都變年輕了許多。

這一切都是那麼真實,像極了五年前,她在狩獵場被打的場景,也是那時因為莫楓言的“假意”關心,從司徒靜手裏救下她,她才會對他傾心致死!

樂正蔓狠狠掐了自己的胸口一把,疼痛是真的,前世重重,猶如一場噩夢在她腦子裏盤旋!

上天憐憫,讓她重生,她絕不會再任他人擺布!誓要害她之人,血債血償!

“到底打不打啊!”

“就是啊!”

“不打就趕緊認輸吧!”

圍場周圍多的是起鬨的人,司徒靜也是越發囂張跟不耐煩。

“二姐,你還是乖乖認輸吧,你是打不過我的!”司徒靜依舊居高臨下看著樂正蔓,恍如前世逼死她時的場景。

漂亮的臉蛋上滿是不屑,樂正蔓想起挖心之痛,眼神猛的變冷,像是能結出冰渣子一般,撇向司徒靜,忘了有傷在身,一掌拍向地面,借力起身,向司徒靜撲了去。

一拳打在了司徒靜胸口,隨即單膝跪地,那雙冰冷的眸子,像是盯著獵物一般,盯著司徒靜不放!

司徒靜不妨,被打退好遠,摔倒在地,捂著胸口,有些吃驚的看著樂正蔓。

“二姐!你敢打我!”

樂正蔓記得很清楚,前世的今天,她被司徒靜顯些打成殘廢,不是她打不過司徒靜,而是礙于司徒峰的面子,處處讓著她罷了!

“為何不敢!”

樂正蔓輕挑眉頭,邪魅一笑,迅速起身,一陣春風起,吹動著她的紅色騎裝,如同利劍一般,快速向司徒靜駛去。

兩人交手,司徒靜根本不是她的對手,處處受她鉗制,將她雙手鎖在身後,一把抓住司徒靜一頭的墨發,疼的司徒靜叫出了聲。

“哎,她們不是來真的吧!”

“這樂正蔓何時如此厲害了?”

“司徒愛卿,你這兩個女兒果然都不一般啊,這靜兒有你的幾分兇狠,這蔓蔓更是像極了年輕時的令夫人。”老皇帝撫摸著花白的鬍鬚說道。

司徒峰努力擠出笑容,點點頭,“都是些花拳繡腿罷了。”隨即怒視著樂正蔓,拳頭緊握,樂正蔓一身武藝皆是他的夫人樂正玉唯所授,自然有幾分相似。

圍場上司徒靜打不過樂正蔓,卻惡言相對。

“樂正蔓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快給我松手!”

“回去我定要你這個賤蹄子死無葬身之地!”

司徒靜掙脫一隻手,快速向樂正蔓的臉抓來,樂正蔓眼急手快,一腳狠狠踹在了她的腿上,讓司徒靜跪倒在地,隨即又抓著胳膊,讓她旋轉面向自己,司徒靜趁機想逃跑,被樂正蔓抓住小腿,使勁拽向了自己,她快速騎在司徒靜身上,嘴角輕撇,看著驚嚇過度的司徒靜。

“死?好啊,那我也讓你嘗嘗死一回的滋味!”

一手禁錮司徒靜的手,一手握拳,一拳一拳打在司徒靜漂亮的臉蛋上,臉上卻保持笑容,嚇得司徒靜不知如何反抗。

“畜生!快放開你妹妹!”司徒峰發覺不對勁,趕緊起身呵斥樂正蔓道。

樂正蔓聞之,手下越發使勁,打的司徒靜慘叫連連,老皇帝未發話,眾人也不敢上場勸阻。

“有點意思。”

聲音出自不遠處一抹高大的墨色身影,手持折扇,一頭墨發隨意披散,額前留了一縷,劍眉輕挑,好看的臉龐上留著些許胡渣,卻並不影響他俊美的面容。

“這位姑娘不知是誰家的,竟然如此大膽,下手也竟這般狠毒!”隨從瞧著場上的樂正蔓說道。

墨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搖著手中的折扇說道:“她便是司徒府的二小姐,樂正蔓。”

“樂正蔓?也就是那位將軍夫人在戰場生下的女兒?出生之時還曾傳過此女不詳,最後隨了將軍夫人的姓氏!”隨從一時猶如恍然大悟,說了一大堆。

“正是此人。”

“難怪,將軍夫人當年可是威震八方的女將軍,調教出如此的女兒也是應該的。”

聽聞此話,墨衣男子只是輕搖手中折扇,唇角挂著笑意不語。

二人再看向圍場之上,樂正蔓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司徒靜卻已經接近昏厥,鮮血糊了一臉。

樂正蔓今日是有意要將司徒靜捶打致死,眼神冰冷可怕,嘴角的笑意卻不見消失,提拳準備再次落下,卻在半空中被人截住。

正在氣頭上的樂正蔓猛的回頭,清冷的眸子對上身後淡然的一雙眸子,那人生的俊郎,發髻被玉冠高束,身著深藍色常服,上面用金線繡著式樣,再看他腰間那塊龍形玉佩,樂正蔓大約記起此人是誰!皇長孫莫君臨!

前世因莫楓言覺得太子是個禍害,她便使了些手段讓陛下降罪于太子府,太子被貶,後來皇長孫也就跟著太子一起去了封地。

“都是自家姐妹,姑娘還是快些松手吧。”

樂正蔓不理會,欲要掙脫莫君臨的手,卻聽到莫君臨再次說道:“陛下年紀大了,姑娘要是驚嚇了陛下可不好。”

莫君臨只是輕輕抓著樂正蔓的手腕,礙于前世對他不住,樂正蔓這時也略有清醒,便緩緩鬆開了司徒靜。

她被莫君臨扶了起來,看了看遠處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的司徒峰,她突然覺得這日子還長,不急於一時,她不僅要司徒靜償還挖心之痛,更要司徒峰付出滅她滿門的代價!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