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李嬤嬤輕輕一嘆,道:“大少爺,二小姐從小就住在後院通鋪,和丫鬟們住在一起。”

蘇清潭臉色愈發難看起來,這些年娘和二娘究竟瞞了他多少這般齷齪事!

二娘明明是二妹的親娘,怎麼忍心讓二妹過這種苦日子?難怪二妹一直瘦的不成樣,原來是營養跟不上。

“這些事,我爹知道麼?”

“老奴也不知。”

蘇清潭冷哼一聲,抱著蘇漓直接往東院走去,“以後二妹就住在東院,李嬤嬤你也別回去西院了,就留下來照顧二妹起居。”

聽到這句話,李嬤嬤一直懸著的心頓時放下,語氣不自覺帶上喜意,“多謝大少爺,老奴一定悉心照顧二小姐,讓二小姐恢復健康。”

蘇清潭微一頷首,李嬤嬤的心腸他看在眼裏,讓她親自照顧二妹,他才能放心。

東院空的房子很多,蘇清潭將李嬤嬤打發去收拾屋子,自己則抱著蘇漓往自己房屋走去。

看著懷中人兒像只小貓般蜷縮著,他心中立時生出濃濃的憐愛,腳下不自覺加快步子。但她還未跨進院門,就被背後一聲喝住腳步。

“清潭,你等等大娘!”

蘇清潭轉過身,便看到披著貂皮斗篷的大娘急步走來,身後蘇子佩默不作聲的跟著,眼睛紅紅的。

大夫人蘇朱氏看到蘇清潭懷中的蘇漓,目光微變,立刻裝出幾分心疼之色,一邊説道:“清潭,你聽大娘説,都是誤會!二丫還是讓我帶回西院……”

誤會?

蘇清潭眼中閃過怒色,冷淡道:“誤會什麼的,大娘還是留著解釋給爹聽吧。二妹身子弱受不住寒,孩兒就先進屋了。”

説完,也不待大夫人有所反應,直接轉身進了屋。

蘇朱氏反應過來,一張臉頓時氣成豬肝色。

蘇清潭雖然是二房的兒子,但平日裏對她也算是孝順有加,如今為了那個賤丫頭,竟然如此頂撞她!

“娘,怎麼辦?”

蘇子佩一聽到蘇清潭要將事情告訴爹,頓時急得眼淚直掉。

蘇朱氏心煩意亂得很,耐不住脾氣小聲罵道:“沒用的東西,這點事兒都説漏嘴,回去再説!”

蘇子佩嘴巴一抿,委屈得很。她從小到大還沒被娘罵過,如此一想,心中對蘇漓的怨恨更甚。

蘇朱氏向院內望了幾眼,沒聽到什麼聲音,頓時安心地離開。以那死丫頭的性子,應該知道什麼話該説,什麼不該説。

蘇清潭先讓丫鬟給蘇漓沐浴更衣,又吩咐廚房熬藥做些清淡的晚膳,親手將藥和晚膳喂好,才離開了臥室。

半夜,蘇漓睜開眼,看到書房的燈還亮著。她佔了大哥的床,大哥這是不準備睡了。

這一路上她半睡半醒,留足警惕,直到大哥拒絕大娘交出她,她才真正睡著,現在她燒雖然沒退,但已經沒那麼難受。

此刻夜深人靜,她也終於得空理一理重生以來的思緒。

這一世回到蘇家,比起前世來要容易的多。

上輩子她是以罪人的身份回來,而這一世,至少在大哥心中,她不是。至於其他人,她也不在乎。

蘇家所處的大蘇鎮乃是清河郡下轄城鎮中的一員。清河郡則是大函朝二十郡之一,大函疆域甚廣,皇帝治國有方,已有數十年未生戰事。

每年二十郡的郡守,都會“歲舉”人才上報朝廷,再經京城選拔考驗,自可加官進爵,前途無量!

這一獨特的人才選拔機制,正是大函朝興盛的關鍵。德才兼備之人,每時每刻都夢想著成為郡守看中的青年才俊。

大哥蘇清潭如是,表哥楊威亦如是。

去年蘇家上下打點一番後,蘇清潭進入郡守舉薦名單,本已是鐵板釘釘。但沒想到蘇子佩偷了蘇家最為珍貴的寶物夜明珠,送給了喜好珠寶的縣令李善寶,且是以與蘇家有親戚關係的楊威名義送出去。

這下,頓時讓縣令會錯意,以為之前蘇家上下打點全都為楊威一人,直接推薦楊威去了郡府。

舉薦結果出來,蘇家才知鬧了個大烏龍,恨不得和楊家鬧翻,就在那時蘇子佩突然站出來,説親眼看到蘇二丫將夜明珠送給了楊威,並暗示蘇家眾人,蘇二丫暗中愛慕楊威,才做出如此愚蠢之事。

後來的種種,自然不用多説,蘇二丫白白浪費蘇家半數財産,又斷送大哥一年的前程,立刻就成為蘇家最大的罪人。

前世蘇漓被蒙在鼓裏,後來才知是蘇子佩偷的,而事情的真相卻也是蘇子佩以炫耀的口氣,親口告訴她。

今天,她本想賣個可憐,讓大哥接她回去。畢竟只有回到蘇家,她才能繼續復仇之路。但她沒想到蘇子佩會突然出現,更沒想到蘇子佩會那麼配合。

蘇漓眸子幽暗,露出幾分陰森森的寒意,不知在想些什麼。

半晌後,她緊了緊被子,又沉沉睡去。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