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李嬤嬤看到這一幕,差點嚇得昏了過去,她連滾帶爬地擋在蘇漓前,求饒道:“饒命啊三小姐,再打的話,二……二丫真的會死啊!”

蘇子佩微微皺眉,鄭嬤嬤得到示意上前,李嬤嬤頓時害怕地閉上雙眼。

“夠了。”

蘇漓有氣無力地移動一下身子,離開了李嬤嬤的庇祐,直視蘇子佩,“我已經幫你頂了罪,還付出被趕出家門的代價,你還不肯放過我麼。”

蘇子佩終究年紀小,神色亂了數分,冷臉氣道:“你在説什麼,偷夜明珠的怎麼可能是我?”

蘇漓撐住搖搖欲墜的身子,滿臉苦澀,嘶啞無力道:“我碰巧看到了,那天你去見楊表哥,在鎮外三和橋,親手把夜明珠交給了他。”

蘇漓將地點説的絲毫不差,蘇子佩神色一白,終於慌了。

怎麼可能?!

那天三和橋周圍根本沒人,蘇二丫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蘇子佩瞇瞇眼亂轉了幾下,突然又恢復平靜,嘻嘻笑道:“是我又怎麼樣?你是蘇家的罪人,説什麼蘇家都不會有人信,就連大哥也不會相信你!而且大哥今年才十六歲,到舉薦年限還有兩年呢!楊表哥今年是最後一年了,我這般做,是兩全其美,根本沒錯!”

“好一個兩全其美!”一身輕喝陡然從門外傳來,滿含怒意,“如此説來,你該堂堂正正地站出來好好接受大哥的感謝才是!”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蘇子佩身子劇顫,等她分辨出嗓音的主人後,紅潤的小臉蛋“刷”地一下慘白。

“大……大哥,你怎麼會在這兒?”

蘇子佩僵硬地轉過頭,嘴唇抖得厲害。當她看到活生生的,站在門口的蘇清潭,恨不得直接暈過去。

她的話全被大哥聽去了?

“都給我滾!”

蘇清潭甩袖一掃,力道之大,直掃得嬤嬤們東倒西歪,他指著蘇子佩,每個字都像是重錘敲擊在她心頭,“你也給我滾!我沒你這般吃裏扒外的妹妹!”

蘇子佩早已是六神無主。此事要是被大哥捅到爹爹那邊,她的下場……二姐就是最好的例子。

“娘,現在只有娘能救我!”

一想到娘親,蘇子佩立刻生出無窮動力,慌不擇路地帶著嬤嬤跑了。

見蘇子佩的狼狽樣,蘇清潭心中怒氣稍緩,他回頭目光立刻柔和如春水,半點戾氣都見不到。

“大哥……”

蘇漓呆呆地叫了一句,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掉落下來。

這一聲卻是真情實意,就算是放在前世,大哥待她也是極好,若是沒有大哥因她毀容生出惻隱之心,她可能早就曝屍荒野,哪還有前世今生。

不過,大哥受忠義孝廉荼毒太深,還有點眼瞎,易輕信他人,前世在蘇子佩的擺佈下,成了其手下做盡壞事的傀儡。

這一世,顯然會在她的插手下有所改變。

蘇清潭連忙抱住蘇漓,濃濃的愧疚幾乎將他淹沒,他像哄小孩子一樣哄著蘇漓,一邊叫李嬤嬤租了輛馬車直接就往鎮上百草堂趕。蘇漓身上的傷太多,他一刻也等不了。

百草堂內——

“蘇家大少爺,令妹……”

老大夫面帶猶疑,蘇清潭頓時緊張起來:“祁大夫有話不妨直説,不管要用到多少名貴藥材,我……”

祁大夫搖了搖頭,打斷道:“病倒是小事,只是她身子太虛弱。需要好好靜養,不能再幹重活。她身上的傷……”

説到此處,祁大夫目露疑惑,最後忍不住説道:“少爺休怪老夫直言,只是令妹身上的傷實在太多,新傷舊傷不斷,有些傷甚至是幾年前就已留下,我要是記得不錯,令妹今年才十四歲……”

蘇清潭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沉聲道:“大夫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二妹受傷了。”

祁大夫略有深意地捋了把鬍鬚,叮囑道:“那老朽便信蘇少一次,千萬記得一定要讓她靜養,若是實在不行,你便將她送到我這兒來。”

祁大夫明顯信不過,蘇清潭深吸一口氣,抱起睡得正香的蘇漓,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百草堂。雖然心中疑惑大夫熱情的過分,但他已經沒臉呆在這裡。

祁大夫站在門口,有些惋惜地搖了搖頭。此女秀骨天成,但乃是內秀,若非親眼所見,絕難看出。

有此根骨,倒是繼承他衣缽的不錯人選,可惜蘇家在鎮上勢大,他也暫時不想打破現有的生活,此事只能緩一緩再説了。

蘇宅離百草堂只有數裏路的路程,不過盞茶時間,蘇清潭便抱著睡得正甜的蘇漓從正門回到家,李嬤嬤給了馬伕車錢,就在後面亦步亦趨地跟著。

經過剛剛那番驚嚇,她清楚自己一旦離了大少爺,等待她的絕對是生不如死的懲罰。

走到西院前,蘇清潭正欲進去,李嬤嬤終於忍不住小聲提醒道:“大少爺,二小姐不住在西院。”

蘇清潭微微一怔,“蘇家女眷不都住在西院麼?怎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