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嘩啦!!

蘇清潭身子劇顫,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茶杯從手中掉落摔得粉碎,滾燙的茶水潑在手上都不自知。

丫鬟連忙拿起手帕去擦,蘇清潭一手甩開,抓起李嬤嬤,咬牙切齒道:“快帶我去!”

一路上李嬤嬤的手被蘇清潭拽得生疼,心裏卻很安定,大少爺還是在乎二小姐的,可是為何對大夫人他們的作為毫無反應,難不成他都不知道麼?

卻説此時,蘇宅西院,精緻華貴的大廂房中,蘇子佩坐在桌邊,俏臉含煞,鎮得身邊一幹丫鬟噤若寒蟬。

在蘇子佩面前,擺著的是一盆已經熄滅的炭火盆。

“李嬤嬤呢?”

蘇子佩氣得聲音變了調,她房內冬天的炭盆從來沒熄過,可今日從外面回來,卻發現屋內冰涼的很,一向嬌生慣養的她怎麼受得了!

加炭一直都是李嬤嬤負責,大丫鬟春兒立馬站出來説道:“小姐,李嬤嬤這個月經常鬼鬼祟祟地去木炭房,每天天不亮就出門,不知道去了何處。”

蘇子佩聞言目光微變,旋即冷冷一笑,起身披上斗篷,哼聲道:“春兒,帶上幾個身子壯實的嬤嬤,咱們走!”

從蘇宅到茅屋路程不近,平日裏李嬤嬤要走足足一個時辰,這次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

看到那隨時都有可能傾倒的破茅屋,蘇清潭驚呆了。

二妹一直住在這種地方?

“怎麼回事?!”

他明明聽娘親説,二妹雖然被趕出家門,但也只是去遠房親戚家借住,等以後爹氣消了自然就能回來。

那時他還在因為二妹的所作所為生氣,根本沒去想娘會騙他。

砰地一聲撞開門,蘇清潭潔白的練功服上染了一層灰塵,一向愛乾淨的他卻恍然不知,一個箭步衝到床榻前,看到像只流浪貓般縮成一團的蘇二丫,心頓時被狠狠地糾起來,疼得無法呼吸。

二妹比以前更瘦了,幾乎看不出人樣。

“二妹,醒醒,大哥來了……”

蘇清潭輕柔地呼喚了兩聲,蘇漓皺了皺眉,卻沒有睜開眼,反而呢喃出聲:“夜明珠,真的不是我偷的,大哥,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絲絲痛楚透過呢喃傳遞而出,蘇清潭心底微顫。

潛意識是不會騙人的,難不成是娘親錯怪了二妹?!

來不及細想,蘇清潭一把抱起輕若無物的蘇漓,回頭吩咐道:“李嬤嬤,趕緊去鎮上找百草堂的大夫,我這就將二妹帶回”

不經意間一瞥,蘇清潭看到蘇漓手臂麻衣露出來的半條血痕,他瞳孔一縮,右手猛地掀開衣袖,目光立刻充斥駭然之色。

只見蘇漓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血痕,血痕新舊交替,不少新的血痕沾著血跡和麻衣黏連在一起,被蘇清潭這麼一扯,傷口重新撕裂,流出暗紅色的血。

蘇清潭沒有再去看左臂,他重重吐了口氣,正想問李嬤嬤是誰幹的,外面又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

蘇清潭目光一凝,看了一眼眼露慌亂的李嬤嬤,糾結片刻,從窗子跳了出去。

李嬤嬤還未理清思緒,便聽到茅屋大門被一腳踢開,在四個大嬤嬤和春兒擁簇下的蘇子佩,一臉嫌棄地走了進來。

“李嬤嬤,你可知罪!”

蘇子佩淡淡的一句話,頓時將李嬤嬤嚇得臉色慘白,慌忙道:“老奴也是無奈之舉,若是不給二小姐木炭,她早就凍死了!還請三小姐看在血緣關係的份上,救二小姐一命!”

“哈哈哈……”

蘇子佩沒等李嬤嬤説完,就脆生生地笑了起來,至笑得李嬤嬤心底發寒。

“二小姐?”

蘇子佩俏目盯了盯床榻上昏迷的蘇漓,竟是走過去,朝蘇漓臉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啪!

“李嬤嬤,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二姐已經被趕出家門,我才是二小姐才對。”

聽到這一聲脆響,在屋外暗中觀察的蘇清潭震驚地失了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向乖巧的三妹怎麼可能做出如此粗魯的舉動,而且還是對她親姐!

他正欲衝進去問清楚,此時一道壓抑的咳嗽聲卻讓他停住了腳步。

一直裝睡蘇漓的像是被巴掌拍醒,適時睜開眼,看清來人後,身子忍不住微微顫抖,純凈的眸子中露出害怕之色,抖抖索索地顫聲道:

“三妹,你……你又來幹什麼?”

蘇子佩雙眼微瞇,嬌聲笑道:“姐姐,你不乖呀。怎麼還以蘇家二小姐自稱,爹爹把你趕出家族,可不是説説而已。看來姐姐你已經忘記藤鞭的滋味了麼……鄭嬤嬤!”

“老奴在!”

站在蘇子佩身後的鄭嬤嬤立刻拿出一條嶄新發亮的藤鞭,一臉躍躍欲試。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