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二章 欺騙

跟蘇夏認識這麼久,秦思當然看得出來,蘇夏對洛易澤有多喜歡。只是,戀愛當中的女人總是聽不進別人的勸告。她早就想要提醒蘇夏,這個男人並不像是她想像當中的那樣好,可蘇夏偏偏一句也聽不進去。

這下好了,鬧出這種事情,蘇夏被傷的這麼深,恐怕一時半會兒的也好不了了。

秦思一邊柔聲哄著蘇夏,一邊在心底暗暗咒罵了一千遍讓洛易澤不得好死。這個渣男,蘇夏是多好的女孩子,怎麼就攤上他這樣一個不懂的珍惜的臭男人了?

終於,在蘇夏賴在秦思家裏一整個星期之後,她終於重拾勇氣,打算回到公司了。

儘管仍然會在公司裏面撞到那個小三張素素,可是蘇夏畢竟還要生活,不能因為一個洛易澤,就賭氣辭了這份工作吧?

這天,蘇夏剛剛坐到自己的座位上,還沒有來得及打開電腦,便聽到一個嫵媚的女聲在自己的腦後響起,她頓時一個哆嗦,眼前一黑。

“呦,這不是蘇夏嗎?”張素素趾高氣昂的抱著雙臂,一邊鄙夷的盯著眼前的蘇夏,一邊說道:“怎麼,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終於想通了,回來上班了?”

“張素素,你別逼我在這裡把你做的那些好事給說出去。”蘇猛地站起身來,壓低了聲音威脅道。

張素素非但沒有收斂,反而一聲冷笑,惹得周圍的同事紛紛看了過來。蘇夏頓時尷尬的左右看了看,攥緊了拳頭。

“各位,你們聽好了,蘇夏無故曠工一個星期,因此,你被解雇了!”

“你說什麼?”蘇夏吃驚的瞪大了雙眼。“張素素,你別得寸進尺了!我明明跟你請過假了的!”

“請過假?誰能證明?”

蘇夏咬牙切齒的瞪著眼前得意洋洋,下巴都要揚到天上去了的張素素,只恨自己當時怎麼沒有多給她一個耳光。

這個女人,搶了自己的男朋友不算,還打算搶了自己的工作嗎?

“蘇夏,這是你那天給了我一個耳光的報應。你也不好好照照鏡子,看看你是什麼身份,也敢打我的耳光?”張素素悄聲在蘇夏耳邊小聲嘲笑著,隨即轉身離開。

忽然,張素素又扭過頭來,頗有些滿意的看看此刻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蘇夏,說道:“哦對了,一個月以後,是我和洛易澤的訂婚典禮,希望你能來哦。”

這下,換做周圍的同事們將目光紛紛投向蘇夏了。誰都知道,洛易澤是蘇夏的男朋友,兩人已經談了好幾年了。不過,現在看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蘇夏感覺到身邊種種詫異和驚訝的目光,眼前又浮現出那對赤身luo體的男女糾纏在一起的身影。她只覺得頭腦一熱,想也沒想,就衝著張素素大喊道:“張素素,你也好意思當眾宣佈跟洛易澤的訂婚典禮嗎?”

“明明是你故意勾引我的男朋友,我不跟你計較也就算了。可你現在又恬不知恥的說出這些話來,你還要不要臉!”

‘啪’的一聲,張素素一個巴掌毫不留情的甩在了蘇夏的臉上。她那張化著精緻粧容的臉蛋表情平靜,但一雙嫵媚的眼裏卻隱藏著慢慢的怒意。

“蘇夏,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的上司。且不說你造謠我是個小三,職場的規矩你難道都忘了嗎?跟你的上司這麼說話,誰給你的權利!”

說著,張素素趾高氣昂的環顧了一圈,見周圍的其他員工皆是一副蒙在鼓裏的樣子,不禁滿意的彎起了嘴角。

“我跟易澤是真心相愛,蘇夏,你不要因為易澤提出要跟你分手就懷恨在心。易澤那麼優秀,你應該知道,你根本配不上他!”

張素素的一番話,宛如在蘇夏心裏撒下了一把釘子。其實蘇夏又何嘗不覺得自卑呢?自己和母親被生父掃地出門,已經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了。洛易澤雖說不是什麼有錢的富二代,可至少也是一名高管,要什麼有什麼。

蘇夏癟著嘴,任由張素素在自己面前顛倒是非,可她卻忽然什麼也不想說了。自己的身份低微,就算讓所有人都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呢?事實就是事實,怪只怪自己當初看走了眼罷了。

於是,當天傍晚,蘇夏再次賴到了秦思的家裏,一邊瘋狂的給自己灌下一瓶又一瓶的啤酒,一邊大吵大嚷著喊道:“秦思,你說,她張素素算是什麼東西,也敢當著那麼多同事的面,宣佈她跟洛易澤的訂婚典禮?”

“誰不知道,她張素素是人盡可夫的公交車,她跟那些老男人的事情,早已經人盡皆知了!”

秦思皺著眉,看著在一旁自說自話,已經喝高了的蘇夏,愁眉苦臉的再次搖了搖頭。

這回,這個可憐的小姑娘,可是被那對狗男女給害慘了。做了這麼多年的朋友,秦思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蘇夏。然而身為朋友,怎麼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蘇夏這樣受人欺負呢?

秦思轉了轉眼珠,計上心來。

一個月以後,蘇夏和秦思當真出現在了洛易澤和張素素的訂婚典禮上。只不過,這回的蘇夏,早已經不再是那個被失戀折磨的不修邊幅的可憐女孩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裏面,蘇夏每天都在不停的給自己打著氣。她終於說服了自己,認清了洛易澤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男。只恨自己當初被愛情蒙蔽了雙眼,這才被這對狗男女給羞辱成這個樣子。

然而,說歸這麼說,可當蘇夏走進訂婚典禮的現場時,還是緊張的手腳冰涼。她一眼就從人群當中認出了洛易澤,認出了那個自己曾經全心全意愛了幾年的男人。

蘇夏在這段感情裏面投入了太多,以至於就算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也沒有辦法立刻忘記洛易澤。往日種種,不停的浮現在她的眼前。蘇夏不禁鼻子一酸,眼裏又充滿淚光。

秦思見蘇夏觸景生情,連忙安慰了兩句,兩人這才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