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2章:慘遭追殺

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父親為什麼會突然死去?族裏的人又怎會這麼冷漠?秦伯眼睛裏的那抹東西為何那麼陌生?

陸陽心裏不斷質問著自己,卻無法找到答案,僵硬地站在那裏看著族人冷漠地將父親下葬,陸陽木訥地看著這一切,將周圍一張張冷冰冰的嘴臉看在眼裏,記在心頭,這些人平時忌憚父親的身份,此時此刻竟是這副嘴臉,大長老更是露出了一臉隱晦的笑。

“陸天麟你給我記住了!這個仇我一定會報!”陸陽血紅的眼睛看著大長老,心頭早已暗自立下誓言,雖為廢物之身,男兒熱血不曾減退分毫,今日之事叫他銘記於心。

忙完這一切已是深夜,陸陽盤坐在自己的房間裏,手中指印不斷變化,極盡可能地吸納著週遭的能量。

“還是無法存儲能量!”靈識牽引著週遭的能量在身體裏運轉了十幾個迴圈,依舊無聲無息地消散了,陸陽暴躁地睜開雙眼,一拳一拳地轟在床榻上,最後竟變得歇斯底里:“難道一輩子就當一個廢物嗎!難道一輩子就停留在三重上嗎!難道父親就這樣無緣無故地死了嗎!”

一聲聲怒吼回蕩在房間裏,一拳拳轟在床榻上,拳頭早已血肉模糊,血紅色的眼睛帶著滲人的怒意看著無盡的黑暗,找不到半點希望。

可就在這無盡的黑暗中,房門突然被打開,外面的一絲光亮投射進來,隨後一道身影急衝衝地跑了進來:“陽陽,快收拾東西,咱們連夜離開這裡!”

是秦伯,陸陽一愣,一時間還不明白怎麼回事。

“有些事我日後在告訴你,老爺一死這個家族再也沒有你的容身之處,再不走他們會對你不利的!”秦伯見陸陽不動,急切地說著。

看著秦伯急躁的樣子,陸陽不由得心頭一凜,嘴角多出一絲苦笑,他心裏清楚父親一走,在這個家族裏自己不會好過,可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結果,竟會有人要對自己下手,此時陸陽更加堅信父親的死絕對有問題。

還未等陸陽起身收拾東西,屋外已經傳來一陣腳步聲,雜亂的聲音傳來秦伯面色驟變,衰老的身體重重地倚在門上,一臉凝重看著陸陽:“走!從窗戶逃出去!”

聽著門外的嘈噪聲,看著秦伯那一臉的駭然,陸陽不知如何是好,父親剛走不過半日竟會這般,這些財狼虎豹一般的東西究竟想要幹些什麼!

陸陽還是起身躍起,一個箭步竄了出去,直奔不遠處的窗戶,眼前自己究竟處在什麼形勢自己根本就不清楚,秦伯是看著自己長大的,他不可能害自己。

可當陸陽消瘦的身體剛剛觸及窗戶的一瞬間,一道破風聲突然襲來,嘭的一聲巨響半坐房間瞬間化作湮滅,竟是一記由武修之力凝聚成的能量匹練。

一時間漫天煙塵,一股股能量余波如同勁浪一般衝來,叫陸陽裸露在外的皮膚如受刀割,寸寸血痕密布在臉上,可此時的陸陽無心在意這一切,因為剛剛能量匹練劈來的一瞬間,一股子血水同時濺了過來,滾燙的血液灑在陸陽身體上,叫他瞬間瘋狂,這屋裏能濺出鮮血的惟有秦伯!

“秦伯!”陸陽嘶吼著,目光望去竟看到此時的秦伯已經淹沒在無盡的塵埃中,血水流淌了一地,乾枯的身軀抽動著。

“快走!永遠都別回來!記住你不是廢物,別人沒有任何資格評論你!”秦伯在血水中掙扎著,嘶吼著,手持一柄長刀站起身橫在廢墟前,可那話雨中早已有氣無力,顯然到了盡頭。

陸陽不再猶豫,一躍身體衝了出去,不過眨眼間就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中:“陸天麟你給我記住了!我父親不能白死!秦伯不能白死!終有一天我會回來殺你全家!”

那消瘦的身體消失了,一聲嘶吼卻回蕩在無盡的夜空中,叫廢墟前的大長老身子猛然一顫,眼神裏多出幾分冷意。

“大哥,那東西還是找不到,是不是被這小畜生帶走了!”大長老的異樣不過瞬間消失,身旁另一人貼了上來,低聲說著。

“不可能,那東西怎麼可能會在一個廢物手中!陸生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還在族裏,找!”大長老面色凝重,不可置疑的語氣否定著一切。

“大哥,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那人又一次開口,已經急切幾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