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小姐,有人跟著我們……”

為防有人眼紅生事又或是打擊報復,楚凝瑛早準備了一手,沒想到還是讓人跟上了。

“分開走,你去找榕姨把馬車牽過來,回頭我們一起回去。”

楚凝瑛知道,這是賭場裏慣有的套路,讓連翹把身上的衣服脫下後不慌不忙的支招,而後主仆二人分開行走,各自找機會脫身。

“也不知道是哪跑出來的死窮酸,竟然贏了老子這麼多銀子,給我找,一定把他找出來往死裏打,把銀子要回來!”

“才看見他人轉進來的,一定躲在這裡,搜!”

雪虐風饕,罵罵咧咧的聲音伴隨著肆虐的風雪在這冷清的長街小巷中傳來……

腳下生風的楚凝瑛換下了身上的長袍,放下了長髮,凍得通紅的一張小臉在此刻著急的尋找著原該説好的馬車。

好不容易在小巷的盡頭見到了馬車的身影,聞的腳步聲近了,楚凝瑛也管不了許多,一個箭步衝上去,等坐進去的時候,才發現不對勁……

馬車裏不是連翹和榕姨,而是一個男人!

“趙員外,那兒有輛馬車,那小子一定藏在了馬車裏!”

在楚凝瑛想著是否從這馬車裏下來時,外頭追趕的人已經來了,一聽那聲,説時遲那時快,楚凝瑛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跌進了車子之人的懷抱……

“瞎了你們的狗眼,也不看看是誰的馬車就敢搜!”

楚凝瑛躲在那寬厚的胸膛裏緊張的憋著氣,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腦子打結,這會心“砰砰”直跳,只道要是這人這會把她提溜出去,那後果……

“英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些人看我長得好看,想劫財劫色。”

為求活命,她只能夠裝作無比可憐的希望馬車裏的人善心大發救自己一把。

惴惴不然的心此刻只道自己剛才沒準備的齊全,要不然這會就沒有這麼多事了!

楚凝瑛用著他們二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請求著眼前的貴人,她聽外頭侍從的聲音那樣高的底氣,第一反應就是這位主定然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過了好久,外頭總算沒了動靜,侍從喚了一句“爺”,男人放開了楚凝瑛,低沉厚重的聲音在此刻響起。

“下次去賭錢最好找兩個能夠救你命的人,要不然可沒有次次那麼好命的時候!”

“你找乞丐幫你脫身,雖然聰明,可忘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這一句話!”?

在楚凝瑛大喘出一口長氣時,男人的一句話讓楚凝瑛眼睛放光……

這人竟然知道自己找乞丐脫身,原來剛才他也在賭場,這是故意跟著自己出來,救自己一命的!

“雖然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可架不住我運氣好有貴人相助,這位爺,真謝謝你,我叫楚凝瑛,你呢,你方不方便送我一程?”

楚凝瑛也不客氣,理了理身上的衣衫,毫不扭捏的自我介紹著,而後不忘打聽打聽這位救命恩人姓甚名誰。

心形的臉蛋眉眼彎彎,雖不施脂粉,這衣衫也是舊的不添絲毫光彩,可這會這模樣,卻叫人看著舒心。

蕭啟宸打量著楚凝瑛,看著她率性的行事做派以及那張伶牙俐齒會拍馬屁的嘴,不禁一笑。

“我在家中排行第九,你可以叫我九爺!”

“是,九爺!”楚凝瑛一聽,乖乖叫了一聲,絲毫沒客氣。

在蕭啟宸打量著自己的當下,楚凝瑛也毫不避諱的在打量著他,楚凝瑛看他不説自己的名諱,聽侍從適才的口氣又是那種威風,料定他是個達官貴人。

這男人長相上十分周正,棱角分明的臉頰,高挺的鼻子,墨黑的眼,滿身上下充滿著陽剛之氣。

而他身上的衣衫一看就不是尋常料子,束髮的玉冠晶瑩剔透,腰間的玉佩更是觸手生溫,這九爺渾身上下透漏著兩個字。

“有錢!”

“你家住哪兒?”蕭啟宸被一個小丫頭這麼毫不避諱的打量還是頭一遭,他竟然有些無所適從,忙在那兒問道。

“內城楚魏國,楚大人府上!”楚凝瑛有些出神,在聽得蕭啟宸的話後忙回神,開口道。

“內閣首輔大臣楚魏國,楚大人?”蕭啟宸一聽這話,話音裏帶著不敢置信的目光打量著楚凝瑛。

“嗯,我是楚魏國的嫡長女,可惜我娘死的早,我爹不管後院之中的事情,我被繼母欺負的缺衣少糧,實在沒辦法才出來打饑荒。”

楚凝瑛一看這九爺臉上的驚訝忙自報家門,她正愁找不到人説一説自己這悲慘的境況,難得碰上一個達官貴人,這會就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一樣,在那兒自報家門著。

蕭啟宸聽著她口中關於繼母江氏所用的陰私手段,嘴角揚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只道這丫頭毫無城府,真是坦誠……

而楚凝瑛這心裏只是想著,這位九爺一定是個非富即貴,不管怎麼樣,她要把江氏這人的歹毒給傳揚出去!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