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小姐,咱們這是要往哪兒去?”馬車走在這白茫茫的街道上,坐于其中的連翹不解的看向外頭,向楚凝瑛問道。

朔風勁吹,大雪紛飛,大街上少有人來往走動,在小院內住了三天,把能劈掉用來當柴燒的東西全都燒光之後,覺身子松泛的楚凝瑛讓連翹雇了馬車。

“去賭坊,那裏來錢快!”

吩咐了趕馬的小廝,楚凝瑛挑眉,很是自如的向連翹説道,解釋著連翹心中的疑惑。

她這人沒什麼長處,唯一的長處就是自己的職業,穿越前,她是賭場裏的荷官,從小在這一方面有著過人的天賦,牌九骰子都是她玩兒剩下的。

到了這兒想要掙錢,她唯一的來路就是去賭坊,而且她可以保證,自己一定贏它個盆滿缽滿,把日子先過下去。

“胡鬧,大家小姐怎麼能夠去那種下三濫的地方!”一聽她這話,剛回到小院內一直教養著楚凝瑛的榕姨出聲反對。

“大家小姐不會在這冷風天裏像個乞丐的一樣的被羞辱,與其忍凍挨餓看人臉色,何不拼一把賭一次!”

“現如今這京城,所有人只知楚家有個秀外慧中的二小姐,誰知道楚家還有位大小姐?”

接受了楚凝瑛記憶的楚瑛看著想要制止自己的榕姨,以最快的速度讓榕姨認清現實,無法反駁!

自原夫人去後,楚凝瑛雖有她們護著,可這日子卻是一日難過一日,前些天所發生的事情讓榕姨心如刀絞,只恨自己無能。

楚凝瑛就是希望榕姨能夠認清現實,人到了生死關頭,禮教比不得命重要,她想要活下去,只有錢才是最大的依靠。

只有活下去她才有機會幫原身出那一口惡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就是熬命,她也比江氏年輕許多!

馬車在賭坊門前停下,路上楚凝瑛換了一身短打的小廝衣衫,而後主仆二人走進了這個熱鬧無比的賭坊。

楚凝瑛一進只覺得親切,在這裡頭四處繞了一圈摸了摸規矩之後,她上場開賭。

“雙天!”

“至尊!”

“至尊最大,楚兄弟贏,趙員外輸!”

此時此刻的賭坊大廳之中,一張方桌,一桌賭局,四週圍滿了人,所有人這會都在看著那個穩吃三家的楚小哥。

一圈又一圈的牌九下來,輪番上場的人恨不能輸到光腚,唯獨這位不知打哪兒來的斯文小哥如有神助。

從最初的骰子到現在的牌九,只要是跟著他那準是贏,而那牌九,在楚小哥上桌後,那牌就像是長了眼睛似的盡往她手中跑。

就好像這趙員外似的,多大的運氣才會開一張雙天,眼見著就要翻本了,可這楚小哥手裏竟然能夠拿到一雙至尊!

看著就像是貓捉老鼠一樣在戲耍對方,要不是這牌是坊主手裏的荷官所發,怕是有人都以為這人是出千。

這位面容白凈身姿嬌小的楚小哥自打進門之後已經贏了整整三萬兩的銀子,有不信邪的和他死杠這會輸到只差沒把老婆孩子典當了。

“趙員外,你桌上都沒錢了,還玩兒嗎?”

放下手中的牌,一戰成名的楚凝瑛挑著眉看著輸到唇角發白印堂發黑的趙員外,挑釁著笑道。

提著一口氣原想著翻本的趙員外看著桌上的那張牌,再也撐不住,整個人眼前一黑,直接倒下了……

“賭神啊,這可真的是賭神!”趙員外一腳蹬直的當下,賭坊內的每一個賭徒這會衝著大殺四方的楚小哥拍手叫好!

“爺……”

“去把那姑娘的來歷打聽清楚,暗中派人跟著,別讓人下了黑手!”

大廳裏的吆喝聲喝彩聲不曾停歇,而這隔絕了嘈雜聲的二樓雅間內,早有一個人的目光停駐在了那位大殺四方的楚凝瑛身上。

自那楚凝瑛進門的那一刻,這位客人就已經認出她是個女人,女人來賭坊那是從沒有過的,還是在這大雪天裏……

有趣!

贏了這麼多錢難保有人沒有歪心又或者是蓄意報復,蕭啟宸難得好心,叫手下人幫一幫那贏錢的姑娘。

彼時這牌九桌上再也沒人敢上,楚凝瑛也覺得自己贏夠了,笑著把那銀票往懷裏揣了揣後,大著步子往外跨。

她長了個心眼,手裏揣著的那一把碎銀子銅板在跨出門的那一瞬間往這門口地上一灑,一瞬間,擁堵在門口等著的一群乞丐蜂擁而上在這地上撿銀子銅板……

笑看著原要從賭坊中追出來的打手,被撿錢的人直接纏住,楚凝瑛得意的勾唇一笑!

“爺,那姑娘雖脫身了,可這坊主早準備了人堵在路口!”

看著楚凝瑛成功離開吉祥賭坊後,原派出去的侍從回來在蕭啟宸耳邊説了一句話。

“走!”蕭啟宸撣了撣手上的碎屑,示意侍從前頭帶路……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