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從那次領證完之後的一個禮拜,路漫都沒有再見過靳修遠。

而靳昌珉給她的解釋便是,修遠太忙了,最近公司裏的事情太多。

路漫只是淡淡的笑著。

其實她打從心底還是害怕跟靳修遠的相處,她完全沒有想過要如何跟那個男人去溝通,去相處,對於男人的愛慕她一直偷偷藏在心底裏的,從來沒有表露出來過。

所以一時間,讓她學著去跟他相處,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辦的好。

——

夜晚的老宅寂靜幽深,這個時候靳昌珉已經歇下了。

路漫獨自一人坐在臥室內,吹著空調,開著筆電耳朵上還挂著耳機,正在對著螢幕做著配音練習,手邊的是白月霜之前給她的開場稿子。

畢竟是MY的週年慶説大也大,她不想在那麼重要的場合下給師父他們丟臉,所以這些天回到家裏就是不停的做練習。

許是看聽聲音聽的太過入神了,臥室的房門被推開來,她都毫無知覺。

男人見那背對著自己的女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進來,眉頭不易察覺的一皺。

手上的西裝外套被他丟在一旁的沙發上,抬手解下領帶,跟襯衣的扣子。

女人依舊沉迷于自己的世界裏,靳修遠走進浴室,開始洗澡。

路漫一直在電腦跟筆電來來回回修改,一直到自己完全滿意後,這才摘下耳機疲憊的伸了個懶腰,準備合上筆電去休息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了一陣流水的簌沙簌聲。

沙發上丟著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她一轉頭就注意到了。

不用説,她的心裏就有了答——靳修遠回來了。

她還沒準備好怎麼和他相處,他居然就毫無預兆的回來了。

這……可如何是好。

正當她想入非非的時候,浴室的門猛然被打開來,她下意識的一嚇,渾身抖了一下,抬起頭沒想到卻瞧見讓人血脈噴張的一幕。

男人身上只裹了一件浴袍,水珠不斷從黑色的短髮上滴落,翻滾著隱沒在白色的浴袍裏,浴袍只被用一條帶子堪堪係住,鬆鬆垮垮的露出半個胸膛。

這畫面……太撩人了吧。

“你怎麼會在我房間?”

路漫這一開口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這問的什麼話!

這裡是他的家啊,人家愛在哪就在哪啊。

果不其然,男人眉頭微皺看她一眼,就往床邊走去,隨手將擦頭巾丟在了旁邊的沙發上,在經過她的時候冷聲道:“這是我房間。”

路漫都感覺空氣中都瀰漫著淡淡的尷尬,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靳修遠掀開床舖躺了進去,隨即就閉上了眼睛。

路漫依舊站在那兒,腳上的拖鞋也沒有穿,索性是夏天地上還鋪著厚厚的羊絨地毯,所以一點也不冰。

她看著那張兩米寬的大床卻完全沒有勇氣在另一邊躺下。

這會兒夜也深了,外公跟付管家肯定早已經歇下了,她站在那兒糾結了好一會兒,看了眼床上的男人。

輕輕的走到一邊關了燈,而後在沙發上躺下,幸好沙發夠大容納下她這小身板也剛好。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