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不知過了多久,似乎有著細小走動的聲音。身邊的男人輕輕地起身,披了一件外衣,“康樂,沐浴!”。

進來了一個男子看起來有四十來歲,後邊還跟了一排人,端著毛巾、水杯之類的東西。

侍候男子漱口,喝了些茶水。

小希本能的裹著被起身。緊張地看著他,不知接下來的會如何。

男子一擺手,那些人就都出去了,帶著輕笑說:“難道王妃想這樣接受請安嗎?”

還沒等小希反應過來呢,男人就伸手拿了件外衣把小希裹了起來,抱著她向外走去,穿過一個過廊來,原來這裡有個大的水池,蒸汽繚繞,應當是個溫泉吧。

走到池邊,把外衣扔到了一邊,自己和小希一同下了水,到了水裏,小希立馬深一腳淺一腳地往一邊躲。只讓自己的頭露出水面,讓白色的水掩蓋自己的身體。這一切都是小希無法想到的,現在腦子裏亂亂的。

男子閉目坐在水裏靜靜地一動也不動。

就這樣僵持了半個時辰,那個看起來四十來歲的男人過來侍候這個男子洗洗之後,起身出了水。看來這個男子是他的貼身之人了,應當就是他叫的康樂了。

後邊還跟了幾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她們手裏端著各種瓶瓶以及衣物和飾品,他們幾個利落地服侍著男子穿好了衣服,梳理了長長的頭髮,這人的頭髮可真好,在現代那些給洗髮水做代言的人怕是也沒有他的好。

也許是太過緊張小希都沒有發現旁邊還有一隊人。男子極溫柔地說:“王妃若還想洗,晚上本王還會陪愛妃的,只是現在快到用膳時間了,快快出來吧,”言語中的寵溺讓小希有點發冷。

平日裏就沒有在公共浴池洗澡的習慣,看到她洗澡的人除了她的幾個閨蜜,就是媽媽和老公了,這裡連男帶女的,她怎麼可能出來呢?

咬牙說:“衣物放下,你們都出去吧!我自己穿!”用懇求的目光看著男孩子,見男子跟眾人都出去了。

小希慌亂地上了岸,胡亂地擦了擦,就開始穿衣服。這些衣物太煩索,有些跟本不明白是怎麼穿的,乾脆就不穿了,依照現代人的觀念把會穿的穿好,就往外走。

見男子正狠狠地看著自己,侍女們急忙過來行禮,“王妃,還是讓奴婢們侍候您吧!”把她攙扶著進來,把地上的衣服又從新給小希穿好了,恰好把脖子上的吻痕露了出來。一種羞愧感在心頭升起。

鏡子裏的小希頭上的傷非常醒目,侍女輕輕地塗抹了一層藥膏,本來頭上隱隱的痛很快就被清涼感替代,巧妙的用一個淡粉色的貼花將傷口擋住。在心中不由得感到古人的聰慧。

在侍女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屋子,一見裏面沒有那個男子,心裏就放鬆多了。

環看一下屋子,這裡真是美啊,在小希的眼裏,這些全是無價的寶貝啊,一進門就是手工雕花的玄關,屋子裏木香四溢。裏面的花梨木的桌椅要比她在古木傢具店裏見過的精美得多。

屋內的瓷器比景德鎮展覽上的細緻得多了,上面的那些人物畫活靈活現的。還有那些玉擺件在晨光的照射下細膩、剔透。

要是能拿一樣送給老公,他一定愛不釋手。想到了老公、兒子,那種讓人窒息的悲痛又襲上心來。之前小希還一直夢想著自己能有一個大房子,然有把一間屋子專門裝修成古香古色的,讓自己在屋子裏能有一種回到古代的感覺。現在到是真的穿越了,可這苦果真的不好受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