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不可能是她。」

夜晚,在二樓走廊尾端客房裡,男人低沉聲音這麼斬釘截鐵的說著。

他們兩個人一個坐在床上,另一個坐在桌邊,各自燃著煙,在沉思著;桌邊的承勛翹起腿來,一陣一陣的煙霧往窗外吐去。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