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坐著的薛佳燕挽起袖子,把右手伸向米粒。

此時她伸長了手,連我都得以清楚的瞧見那一道道的抓痕,刻在她雪白肌膚上的痕跡。

那真的是抓痕,米粒正仔細看著,從遠處看起來顏色有點深,而且不知道米粒有沒有注意到她的...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