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可是他這樣的姿勢,蘇妖嬈被逼得不得不瞪大眼睛仔細地盯著他看,哇靠,好帥的一張臉蛋啊!

那劍鋒般的雙眉,薄如絲片的雙唇,那張臉如同鬼斧神工雕刻出來的一般,尤其是那眼神,深不見底。

可能是剛剛××○○了吧,那臉上的膚色還帶著一絲絲紅暈,深黑色的雙眸正緊緊地盯著她,一字一句地說道:「害羞嗎?可朕剛剛看皇后,看得還是有滋有味的呢,是不是也想嘗試一下?」

她顯然沒有注意到這男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冰冷,一聽那男人的話,忙搖搖頭,而後又花癡般的叫了一聲,「哇塞,你真的好漂亮哇!」

蘭奕修聽罷,額頭霎時出現三條黑線,這該死的女人在說什麼,居然敢說自己漂亮,該死的,「你說什麼?」

聽著這咬牙切齒的話語,蘇妖嬈猛的回過神來,看來,眼前的男人特討厭別人說他漂亮,她忙搖頭道:「沒說什麼,沒說什麼。」

蘭奕修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陰霾的雙眸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只是那森寒入骨的氣息,讓人忍不住退卻萬分,「哼,蘇妖嬈,你不是想當皇后嗎?朕成全你,朕就如了你的所願,讓你當皇后,讓你去那磨死你的冷宮去當皇后。」

呃,蘇妖嬈整個人一下子如同被潑了盆冷水,霎時對眼前這男人的好感降低為零,這個死男人在說什麼?

她一下子跳了起來,大聲地說道:「你在說什麼鬼東西啊?給我滾一邊去,做什麼鬼,這是哪裡啊?」

儘管她心底百般不願意相信,萬般地不相信,可是眼前擺著一個事實,就是她可能穿越了,現在最流行的穿越飛到她的身上來了。

蘭奕修一聽這話,整個人怒火中燒,權傾朝野的相國把持朝政,已經讓他恨之入骨了,如今更是被逼立他的女兒為后,想到這裡,他整個人幾乎想要把眼前這個該死的女人,給活生生的掐死了!

可該死的,現在又動不得她,待收拾了那老匹夫再好好懲罰那賤人。

哼,喜歡他是吧!

好啊,她會讓她償到徹骨的寒意的,嫁過來是吧,那就讓她一輩子守著那處子之身過日子吧!他有的是法子折磨這個賤人。

他強忍著怒意死盯著她,森寒入骨地說道:「你這賤人,最好少給朕耍什麼花樣,朕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訴你這個賤人,朕雖然立了你為皇后,可是你永遠只能待在萬年不見陽光的冷宮之中。」

而後冰冷的朝門外道:「來人,皇后出言不遜,辱罵先祖,現打入冷宮,敢求情者,論同罪處置。」

一排排宮女看都不看她一眼,上前替他清理污穢。

她她她,她瞪大眼睛看著進來的一排排宮女和侍衛,再看著那錦明色的龍袍,整個人「撲通」一聲,暈倒在地了。

這下子,她可以肯定,她是穿越了。

只是她不明白,這個傳說中的皇帝,怎麼知道她叫蘇妖嬈啊?她好像還不認識他呢,他怎麼就知道她叫蘇妖嬈啊!

詭異,詭異,太詭異了!

還有,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啊,誰能和她解釋一下?她怎麼就辱罵先祖了?憑什麼就這樣把自己打入冷宮啊?

她還不明白啊!

當蘇妖嬈再次醒來的時候,整個房間內一個人也沒有,她瞪著圓鼓鼓的眼晴,四處轉動著。

哎,受欺負了,這裡的房子好破哇,這是哪裡哇?

還沒傷心夠呢,一個梳著兩個小辮子的姑娘見她醒了,忙快步跑了過來跪拜在地,誠惶誠恐地說道:「皇后娘娘,你醒了?」

皇后娘娘?

呃,穿越了?真的穿越了?

這種100%的好事,也能輪到她?

蘇妖嬈瞪大眼睛看著跪在地上的姑娘,圓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這麼說,她是皇后娘娘了?

傳說中,後宮最大、最有權利的女人?

她忙坐了起來道:「我是皇后娘娘?」

那小姑娘聽罷,整個人怔住了,瞪著眼睛看著她,隨即忙匍匐在地道:「娘娘,你怎麼了?你是皇后娘娘啊!」

蘇妖嬈嘴巴抽動著,這小丫頭咋這麼喜歡跪呢,唉,古代女人就這點不好,有事沒事的就跪來跪去的,她轉動著眼睛,她雖然不聰明,可也不笨啊!

從她昏迷前來看,這個皇后八成是很不得寵的,而她在的那個屋子除了那個女人和所謂的皇上,就只有她了。

而這個小姑娘,估計八成是古代那些皇后啊後宮嬪妃啊,傳說中她們的貼身丫頭,呃,也應該是大丫頭,有權力說話的那種。

想到這裡,她賊笑了起來,找到理由了。

她小聲地說道:「我跟你說你別叫啊,我被那個皇上欺負地暈過去了,醒來後有些事情不記得,可能是腦子摔壞了……」

原諒我啊,那個皇上,我實在不是故意要破壞你的名聲的,實在是俺找不到理由,而你確實好像在欺負這個皇后娘娘。

應該算是欺負吧,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很嚴重的欺負呢!

「啊……」那小宮女忍不住驚呼起來。

蘇妖嬈早就知道她可能會是這個表情,忙下床捂著她的嘴巴,小眼睛四處轉溜著,還好沒有引起人注意,她這才鬆開她的手道:「不許亂叫,我現在問什麼你說什麼,不然我就找人打你。」

呃,她成惡主了。

那小丫頭一聽這樣,忙點點頭,蘇妖嬈這才開口道:「我從那個地方到這裡來時,你有沒有見過我身邊有其他人?」

那小丫頭搖搖頭道:「沒有。」

沒有?

這麼說,鶯鶯沒穿過來咯?為什麼嘛,讓她來都不讓鶯鶯那個死丫頭過來,那死女人,肯定會拿著她的本本玩遊戲,偶可憐的本本啊!

更更更重要的是,她不在身邊,以後自己怎麼囂張嘛,她會跆拳道,可以替自己教訓那些欺負自己的人,而且尤其,尤其是在這個男權的社會裡,她這張嘴巴,估計會天天得罪人,還會受人欺。

哎,鶯鶯,我好想你啊!

一個人自怨自艾的想了半天,蘇妖嬈這才注意到眼前這個小丫頭,發現她正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著自己,她輕咳了一聲,這才笑瞇瞇地問:「你叫什麼名字?」

「回娘娘的話,奴婢叫明月。」

明月?

聽著咋這麼熟悉呢?哦哦哦,還珠格格裡的小燕子的丫頭,不就是叫明月、彩霞嘛,她下意識的開口問道:「那彩霞呢?」

那小丫頭瞪大眼睛看著她,有些詫異的問道:「誰是彩霞呀,娘娘?」

蘇妖嬈霎時額頭出現幾條黑線,她還以為她是穿到小燕子身上來了嗎?她尷尬的笑了笑,轉動著眼球,「我也不知道她是誰,這個問題做罷,那個,現在我們這是什麼國家?什麼朝代?皇上叫什麼?我是誰啊?」

蘇妖嬈一連續提了N個問題,那小丫頭瞪著眼睛看著她,驚訝地道:「娘娘,連這些你都忘記了?」

蘇妖嬈忙點點頭,那小丫頭好像很可憐的看了她一眼,隨後開口道:「回娘娘的話,我們現在是鳳國,仁政年間,皇上的名諱,奴婢不敢說。」

呃,好像傳說中皇上的破名字,小小的丫頭是不能亂講的,切,破名字,為什麼別人不能講,尤其還是一種馬的名字?

這欠抽的皇上。

算了,在這以男人為中心的古代,女人就只能這樣了,也就不為難她了,她看著她繼續發問:「那我是誰啊?我為什麼會穿著大紅嫁衣呀?難不成我是今天才嫁給皇上的?我爹又是誰啊?」

那小丫頭再次張大了嘴巴,心裡暗自生急,完了完了,這下子娘娘真摔成傻瓜加笨蛋了,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她特可憐的看了她一眼,「娘娘,你真不記得自己是誰了嗎?奴婢叫太醫再過來看看,娘娘,你別急。」

急?

呃,她有急嗎?

她忙伸手拉著她道:「別別別,我不急,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了,OK?」

OK?

那小丫頭的腦子再次短路,「娘娘,『哦肯』是什麼意思啊?」

這娘娘醒來,咋盡說些自己不懂的話啊,娘娘不會是腦子真燒壞了吧,想到這裡,她悄悄的抬頭看了一眼,可憐的娘娘,才嫁入宮中就被打入冷宮。

被打入冷宮不說,還摔壞了腦子,這下子大伯肯定會急壞了的。

蘇妖嬈忍不住翻了白眼,這和古人溝通還真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她算是甘拜下風了,她耐著性子講道:「OK就是好嗎的意思,你先回答我的那些問題吧!」

那小丫頭再看了娘娘一眼,終於肯定娘娘的腦子是摔壞了,心裡默默的哀怨著,可憐的娘娘。

而後認真地回答道:「回娘娘的話,娘娘名喚蘇妖嬈,父親乃是當朝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蘇相國,娘娘是相國的獨女,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而數日前,太后下旨封后,娘娘嫁於當今聖上為后,大婚是在前天舉行的。」

蘇妖嬈?

她也叫蘇妖嬈?

她聽罷這些話,整個人怔住了,敢情是和自己同名同姓呢!

那就好,不需要以後為聽這名字而頭痛了,只是奇了怪了,怎麼會是相同的名字呢?她有些納悶。

只是太后指婚,看樣子皇上是非常的不滿意,所以在新婚之夜和其他女人歡愛,來羞辱這個蘇妖嬈咯,這個蘇妖嬈還真是可憐啊!

「那這後宮現在有幾個女人,哪些最受寵?」

「皇上後宮有一百多位妃嬪,奴婢也記不太清楚,不過最受寵的便是玉妃娘娘,還有靜妃娘娘,溫貴嬪,琳貴人……」

蘇妖嬈一聽一百多個女人,整個人頭都大了,敢情這個皇上是一個種馬來的,她忙開口道:「停停停,不用說了,一百多個女人,不光是你記不住,就連我也記不住啊,我靠,這男人八成是一個種馬來的,早晚會死在女人身上的。」

那小丫頭一聽,忙擺擺手道:「娘娘,這些話可不能亂說的,被有心人士聽見了,可是會殺頭的。」

蘇妖嬈額頭再次出現幾條黑線,這該死的古代,P規定還真他奶奶的多,她點點頭,看著這小丫頭的模樣,想來這個身子主人對這丫頭應該不錯,她試探性地問了一句,「那明月,我以前對你好嗎?」

明月一聽這句,感激涕零的模樣,磕了一個頭道:「娘娘對奴婢猶如再造之恩,若不是娘娘,奴婢已經淪為青樓女子,或許早已經死了。」

嘖嘖,好善良的蘇妖嬈啊!

只是你爹,怎麼把你嫁給皇上那沒心沒肺的東西啊,可憐的蘇妖嬈,她盯著那小丫頭仔細的瞅了瞅,這皮膚哇,可真是水嫩。

再仔細瞅瞅她的五官,哇靠,這後宮的女人長得還真正點,連個丫頭都這麼漂亮,那自己,她皺著眉頭欲哭無淚。

想到自己的長相,她就想哭,一張臉白得像僵屍一樣,單眼皮,淡眉,嘴唇毫無血色,更可怕的是臉上還有些小斑點,NND,都是長期寫文對著電腦的結果,想到這裡,她就想哭起來。

明月看著自家主子剛剛還興致勃勃,現在整個一副要哭的樣子,心裡忍不住糾結,誰剛嫁給皇上就會被打入冷宮啊?

她家主子怕是第一人吧,任誰都會想哭的,她忍不住上前道:「娘娘,您要是真難過,就哭出來吧!」

蘇妖嬈一聽,淚光閃閃地盯著小丫頭,還真是一個玲瓏剔透的小丫頭,真懂得看人心思,知道難過就讓自己哭,真是一個好丫頭。

於是我們家蘇妖嬈二話不說,眉頭一皺,醞釀了一下感情,馬上開始大哭起來,「哇,明月,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明月見狀,額頭霎時出現幾條黑線,怎麼說哭就哭啊,主子好歹也是一個大家閨秀,以前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淑女,怎麼會這樣大哭啊?

難不成主子這一摔,整個人腦子都摔壞了?

連性情都變了?

完了完了,這下子大伯要是知道了,可會急死的。

她整個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慌亂的哄勸道:「皇后娘娘,你別哭了,你放心,你不會在冷宮待太久的,相爺一定會有辦法救您出去的。」

蘇妖嬈眨巴眨巴著雙眼,那長長的睫毛上還含著水珠,霎時俏皮可愛,「出去幹嘛,冷宮很好的啊,有吃有喝還有住的地。」

明月聽罷整個人一怔,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問了一句,「那娘娘你哭得這麼傷心做什麼?」

蘇妖嬈癟癟嘴巴,不服氣的道:「我哭是因為我不明白,老天爺為什麼這麼不公平,讓我長得這麼這麼的不是很好看,連你們古代的小宮女都長得比我好看,我不服氣,討厭的,為什麼嘛?」

明月這下子明白徹底有些蒙了,敢情娘娘哭了半天,是因為她自己長得不好看?

她額頭出現幾絲冷汗,完了完了,她完全可以肯定的說,娘娘是摔壞腦子了,這娘娘長得不好看,誰還長得好看啊?

當年年僅八歲的小姐便有了京城第一美人的稱號,京城裡的風流才子趨之若鶩,寫過多少詩詞稱讚自家娘娘的美貌,其中一首,她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呢!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都是形容娘娘的,這娘娘怎麼會說自己不好看呢?

「娘娘,您就別難過了,在這京城裡,你若是說自己不漂亮,奴婢想這京城裡,還能有誰敢自稱漂亮啊?」

啊?

有這麼誇張,她這張臉,她自己還不知道長得什麼樣?自己看了二十年了,都看得煩了,這丫頭太會哄人了吧!

呃,等等。

她好像穿越了,而且還穿越成了皇后娘娘,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認識她,她還有爹有娘,有權有勢,這麼說,她完全有可能是傳說中的靈魂穿越?

不是吧!

那這樣的話,她在現代的身體不是被火化了?哎,那張臉雖然不咋好看,可到底是自己的一張臉啊,而且自己也粉喜歡的啊!

不過,嘿嘿,變漂亮的事,誰都喜歡。

按這明月所說的,這蘇妖嬈應該非常的漂亮,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漂亮,想到這裡,她整個人笑開了,指著旁邊的銅鏡道:「那個,你幫我把那鏡子拿過來,我看看自己到底有多漂亮哇?」

天啊,她家娘娘到底變成什麼樣了?

居然會臭美成這樣?以前那個大家閨秀,所有人都喜歡的那個溫柔又淑女的娘娘,到底去哪裡了?

她儘管心裡頭震驚萬分,可到底還是乖乖的把鏡子拿了過來,遞了過去。

蘇妖嬈笑瞇瞇的接過鏡子,看著鏡子中的可人兒,整個人呆住了,天啊,地啊,這鏡子裡的美女是她嗎?

這這,上天太厚待她了吧,她盯著那鏡中的美人,真是明眸皓齒、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等等,這是她目前所能想到的,形容美女的詞語。

這整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啊!這是真的嗎?

想到這裡,她對一旁早已目瞪口呆的明月道:「明月,你捏我一下,讓我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

明月一聽,忙又跪拜在地道:「奴婢不敢。」

蘇妖嬈一見她又跪,頭都大了,這古代的女人還真是可憐,尤其是沒權力的女人,動不動就得下跪。

她也懶得再理她,自己伸出手,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一絲絲疼痛襲來,她忍不叫了一聲,「啊……」

再看看鏡中被自己捏紅的臉頰,她整個人笑了起來,哇哈哈,真的是她啊,她成美女了,太好了哇,這穿得好哇!

真的好漂亮哇!

只是額頭還真的有一個傷痕,可憐的蘇妖嬈,可痛死了吧,你放心吧,俺會好好地把這張臉保護好的。

明月看著笑得有些像瘋子的娘娘,整個人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這完全變性了,以前娘娘是笑不露齒,更不可能會笑出聲的,尤其是像現在這般樣子,更不會有的,看來,這摔得真的挺嚴重的。

蘇妖嬈笑瞇瞇的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又看著跪拜在地的明月,這才放下手中的鏡子笑嘻嘻的道:「以後呢,少給我跪東跪西的,要知道,女兒膝下也有黃金。」

明月癟癟嘴,認真的道:「可奴婢膝下,沒有黃金啊!」

呃,蘇妖嬈只感覺額頭出現幾絲冷汗,溝通有問題,而後她強制性的要求明月以後不許跪,她還想多活幾年呢!

這樣東跪西跪的,是不是想自己短命啊!

接下來的幾天,蘇妖嬈慢慢地適應了她成功地穿越來到這個朝代的事實,仔細數數,好像待在冷宮的日子還真的不錯,吃得好,睡得好,日子過得還真是舒服,也沒見那種馬男人來找麻煩。

她知道,估計八成是她偉大的爹爹,暗中吩咐了宮中的人好好照顧自己,不然咋能過得這麼好捏?

這宮中的把戲她可是見多了,應該說是寫多了,看多了,那現代的後宮言情小說網上一大把,尤其自己還是寫這個東西的,怎麼也知道個一一二二的。

一般後宮的女人進了冷宮,那些奴才啊,都會成了惡奴欺主的。

這不得不說,在古代有身分、有權勢,確實比沒權勢、沒身分的好混多了,儘管是個冷宮的皇后,可她的小日子依舊過得瀟灑,而且又沒有人來打擾,整個吃了睡,睡了吃,日子真過得不錯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