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好,是我不好,是我害你擔心。”蕭墨軒輕親她一下,又到:“這是裏面早就準備好的顏料,和血的顏色一樣,難辨真假。”   “這麼神奇?”寧採兒眼睛露著精光,拿起一旁的匕首,仔細的看著,沒有什麼特別的,而卻這刀子也真,他怎麼會沒受...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