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暮如雨一面心存嫉妒,一面暗暗解恨,暗中用力掐了上官淩一把。胳膊上忽然一痛,上官淩瞬間清醒過來。心底剛才升起的魔障和慾念一掃而空,給了女人一個鼓勵的眼神,並朝她點了點頭。

剛好屬下有事找過來,他也剛好藉故,偏過頭去與屬下交談。心裏嘆息,他不能為了兒女私情壞了大事。

念兒,對不起……

上官淩一時間所有的情緒黛卿盡收眼底,除去了遮面薄紗,對著他的方向放聲一笑,一如當初受火焚之時祭奠自己夭折的情愛。這一次,她是為原主。

她的美,她的笑,留在了這個時刻,妖嬈嫵媚卻又天高地遠,不知是不是錯覺,自她身上傾瀉而下一層耀眼的光輝,只能仰望卻再也無法觸及,萬眾矚目下,驚艷了世間所有的繁華,一瞬間,天地仿佛荒蕪了,唯有她屹立於高頂,笑看塵沙。

上官淩一陣驚愕,隨之心頭疼痛,滿面痛苦。黛卿滿意一笑,便回過頭去,正了身形。起步踏上階梯之時,每走一步,秀足之下,步步而生出了璀璨的蓮花!

這一奇事,人們以為看錯了,揉揉眼瞪大了,再看,女子豈止腳下生了蓮花?

只見,她所過的地方,各種寓意美好的幻影此起彼伏,相繼更替,錯過了這一眼,便再也找不到了這一眼所呈現的人間仙境了。

這一刻,人們恍然大悟,這是紫金神大人顯靈了!這位新王子妃定是神派下來造福他的子民的人啊!

於是呼呼啦啦齊齊跪地,俯首叩拜。這一舉,數千的衛兵也跟著拜了一拜,山呼“王子妃千歲!千千歲!”甚是壯觀。

上官淩整個人呆若木雞,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忽然覺得,原本屬於他的至寶,遺失了。

黛卿聽著充耳的膜拜聲表面淡然,心裏汗顏。一會兒,她這雕蟲小技的奇門術,免不了與那“冷面神”一個解釋了。

果然,當她登上了神臺,已經換上了一身華美紅衣的三殿下邁開步子走了過來。停在黛卿面前半步遠,伸雙手“嘭”地握住她的雙肩,低下頭貼上她的耳側。

“本殿倒不知,娘子竟能浮圖幻象,步步生蓮?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唔……”

黛卿疼得一抽氣,只因這男人手上竟加了力道,仿佛她敢撒謊,便將她捏碎!

“我會的豈止這些!否則怎麼敢踏入紫金島,又怎麼敢披上這身衣服,站在這個地方?”

黛卿忍住被卸了胳膊的疼,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迎上男人的目光,毫無畏懼。

心裏卻抓住男人話裏的重點,不免心生疑惑。他剛剛叫她娘子?那麼,臨時換了新郎官嗎?

“呵,有意思。”

這樣的回答,男人唇角一勾。饒有興味地品了品黛卿的話,雙手微微向上一送,只聽得“嗑、嚓”兩聲響,黛卿疼得眼前一黑。緩過來時發覺痛感全無,手臂已經被他給接合上了。

黛卿抹了把額頭因疼痛沁出的細汗,淡淡一笑,讚嘆道:“殿下好手法!若不是我自身清白,手無縛雞之力,恐怕此刻已遭殿下大卸八塊了!”

黛卿的聲音極其暗啞,透漏出她的身體此刻不適的程度。

“嗯。清白就好。上了島,嫁進紫金王府,便與以往的人和事了無瓜葛。你最好有這個覺悟,否則,後果不是你能想得到的。”男人一句一頓,冷言警告。

“明白!”

三殿下與黛卿兩個人的站姿比較曖昧,外人眼裏他們是在溫情軟語,而且時間也不短。

旁邊有人不樂意了,一個箭步跳了過來,硬生生擠在兩人中間,將那不尋常的氣氛隔在兩邊。

“小暮暮,……哦不,你不喜歡聽那個。嗯,小傾傾,你幹嘛只顧與阿天講話,而不理阿漓呢?你告訴我,你剛剛步步生蓮,是變的戲法嗎?教教我唄!”

黛卿不用看人,一聽聲音便知是誰了。她還沒有來得及答什麼話,就被妖孽男人帶入了懷裏。那酥得人噴鼻血的聲音,吐出了更加驚人的一句話。

“不對!戲法以後再教。小傾傾,我們現在就去歃血成親入洞房,今晚小傾傾先和阿漓睡!”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