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黛卿急忙扶住墻面站穩腳。定睛再看,見是那個三殿下由前方大步經過廊下,身後跟著一眾隨侍。

女侍衛彎身行禮,三殿下只拿冷目淡掃了黛卿一眼,匆匆轉過房角,消失在另一片回廊之中。

黛卿邊向所住的房間走,邊聽到了一個消息,是什麼“二殿下病情加重,又吐了血,情況很不好”云云。

跟著的女侍衛名叫扶桑,做事乾脆利落,黛卿知道這是個武功高強的丫頭,定是那三殿下安排過來監視她的。

扶桑端來了飯菜,黛卿用過之後,有人打來水,扶桑侍候洗了澡,更上衣,是一身由內紅到外的衣服,並沒有幫她穿外裳,之後叫黛卿休息一會兒,時辰到了幫她上粧。

屋裏只剩她一個人的時候,忽然感到左手臂上一片奇癢,且伴隨著火辣辣的燒灼感,遂掀起袖管,一看之下,不由一陣驚愕。

這是?!

只見她的左手腕上方,一枚烈焰焚情花型的血刺青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成型,由模糊到清晰,冥冥之中牽動著她的意念!

黛卿順著某種奇特感知的指引,右手覆上左手腕,閉目冥想。赫然發現,刺青的掩蓋下,腕骨之中,竟然嵌入了師門至寶“七彩琉璃血魂珠”!

而且,血魂珠之中,竟然隱藏著一個意念空間!

當年下山,三師與她話別,話裏暗藏玄機。大師父將從不示人的血魂珠贈給了她,囑咐她時刻不得離身。

如今此物已生出脈絡,與她融為了一體。黛卿恍然明白,她得以重生續命,除了這顆珠子的功勞,還有師父們的用心良苦!

黛卿忽而心頭一酸,淚水模糊了眼底。

躺在床上,萬千思念,悠悠流轉,最後,只能化做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紫金島上的紫金部首領稱之為“王”,當晚,紫金島上許多族民聚集在神殿內外,等待仰看二十年才有一次的王家婚禮的祭神儀式。

酉時正開始,紫金王府直至神殿的道路燈火明亮,禮樂奏響三通,三位祭司身著盛裝,站在神殿的神壇上,拜神拜祖,焚香祝禱,與神祖通靈。

半個時辰後,做為下一任紫金王的三殿下,如天神降世一般,身著一身紫色華服外罩大紅披風,穩步踏上九十五步接神梯,登上神壇,按照流程,祭天、祭地,祭水神,祭紫金神,祭祖先。

做完一切之後,時間到了申時正,成婚儀式才正式開始。神壇上的祭司換成了司禮官。

又一通禮樂響徹一方星空,火紅的儀仗分裂兩廂,中間的紅毯之上,緩步走出今日萬眾所盼的新娘子,紫金王族這一代唯一一個被允許繁育後代的女主人。

暮念不愧為藍庭的第一美人,盛裝之下,又是在夜晚的燈火下,更加貌美得不似凡人。只見她鳳冠霞帔,大紅的喜服,三千青絲垂在玲瓏細腰之下,薄紗遮面,更加突出一雙美目顧盼生輝,神秘美艷地立於人前。

新娘子自然就是黛卿,坦然地按照禮使的指引做著相應的禮儀,並無半點被迫之色。

高臺上的男子,眸光裏帶著絲絲的探究,全部落在她的身上。

階梯下,黛卿駐足。回過身看了一眼上官淩,那個親手將她送了人的男人。

如果他有一刻的反悔,説,不讓她嫁了,説帶她離開,那麼,今後再見,她便放他一條生路!

上官淩旁邊站著聘婷多姿的暮如雨,絞著帕子,臉上的神情是難掩的嫉妒。

她不明白,傳説中又名“野人島”的紫金島,男人們長相兇悍、生性暴戾兇殘,女人嫁過來等於入了虎口,可是,為什麼那四個殿下,皆是人間少有的品貌雙全的美男子?

上官淩的目光始終追隨著黛卿,今晚,是他見過的,她最美的時候。

看著她為其他男人穿上嫁衣,為其他男人綻放美麗,即將與其他男人花床低訴、柔情快意。便恨不得飛身上前,把她搶回來!

盼望她回過頭來看看他,她果真回頭看他了。她在詢問,在乞求,她不想嫁了……

“念兒!”

上官淩脫口喚了一聲。聲音不高,暮如雨清楚地聽到了。

她也看懂了“暮念”不想嫁的眼神。心中冷笑,馬上你便知道如何嫁了!紫金島上你是王后,出了這島,你便是蕩婦!我看你還有何顏面存活於世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