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為了家族能在亂世中得以穩固,尋找其他勢力結盟。上官少主親手將自己未來的少主夫人獻上了紫金島。

紫金島三殿下有令,今晚成婚。

黛卿盤算著該如何化解眼下的“危機”。正這時,外面重新響起了腳步聲,黛卿聽見了見禮聲,繼而房門打開,進來個人後,復又合上。

上官淩才剛出去,人就來了,這麼快?

然,沒有感覺到來自三殿下的寒氣,黛卿坐正身子向門口看去。

進來的不是三殿下,而是一個雌雄莫辯的紅衣美人,當人走近,看清了她的面貌,黛卿狠狠地被驚艷住了。

只見她身段綽約,墨發翩翩,芙蓉粉面,雪膚生香,眉目妖嬈,雙瞳流盼,皓齒櫻唇,一笑嫣然,攬天下風姿之絕代,集萬千美貌之無雙!

與她一比,素有藍庭第一美人之稱的原主似乎一下子落入了塵埃裏。

美人一笑盡風華,對著黛卿眉眼一彎:“委屈小暮暮了,真是罪過啊!看,阿漓偷了鑰匙。阿漓這便幫你解開。”

美人不説話尚且還好,她這一開口,蘇得簡直叫人噴鼻血!

那聲音不似女子,卻有女子的萬千綿柔,不似男子,卻有男子的磁性甘淳,亦如化入喉間的雲,柔情噬骨,又如跌落山間的泉,驚艷凡塵。

一向冷靜的黛卿,都覺得這聲音簡好聽到了骨子裏,天籟之音,怕也莫過如此!

“偷的鑰匙?三殿下知道了,我們不會挨罰嗎?”

“別怕,他的東西只有阿漓敢動。放心吧!”

紅衣美人取出鑰匙,利落地幫黛卿解開了鎖鏈。摘除腳銬之時,貼心地執起黛卿的小腳,幫她按摩腳踝上觸目的紅痕。

溫熱的肌膚被觸及上微涼的手指,黛卿下意識瑟縮了一下,欲掙脫出那奇怪的感覺。不想,美人的手指看似輕柔,卻輕易不能撼動分毫。

“別動,乖乖地哦。”

美人哄孩子一般安撫著黛卿,冰肌玉指按揉了一會兒,放下小腳時,順便幫她放下撩起的褲管蓋住了腳面。

美人的天籟之音,黛卿難以招架,只能愣愣地看著。三殿下她都不怕,那麼她是什麼身份?

做完了手上的活計,美人碎了星河般瀲艷的桃花目端詳了黛卿一會兒,忽地幾乎趴在了人家臉上,驚訝道:“呀小暮暮,是不是老三欺負你了?你看你,眼圈都紅了呢!你別怕,等著阿漓幫你教訓他!”

美人過度靠近,身上飄來淡淡的暗香,叫人心神一醉。

黛卿手臂支在床面,上身連連後躲,趕緊搖頭:“不不,沒有,謝謝您的關心,我很好,真的很好。”

“哼!你哪很好了?”美人不滿地嬌嗔,表情怨念。

“你説你啊,阿漓哪不好?是不好看,還是不溫柔?至於你那麼想不開,寧願去尋死也不願嫁我嗎?”

什麼?

黛卿雙目一聚,拿手指了指美人,又指了指自己:“閣下説,你和我……要我和親的人,是你?”

美人朝她翻了一個大白眼:“討厭,做什麼那麼大驚小怪!阿漓又不嫌棄你長得醜。”

啊,好直接啊!

還有,不是人家大驚小怪,而是這麼美的人,竟然是個大男人?黛卿有一刻懵懵的。

現在再去端詳面前人之時,便覺得他眉宇間那惑人的妖嬈,不是女子的嫵媚,而是男人的邪魅!他唇角上那醉人的淺笑,不是繾綣的美意,而是隱隱的殺氣!

他身上那悠悠流轉的不是媚骨風姿,而是萬千危險。

美人不知人家忽然對他豎起了防備,自顧自道:“小暮暮,不準你再做傻事了哦,以後他們幾個,誰對你不好告訴我,阿漓替你出氣!”

對於“他們幾個”,黛卿現在第二次聽到,總覺哪不對勁。

“好!”黛卿連連點頭,又道,“內個,阿漓殿下,能不能把稱呼換一換?我叫……暮念,還有個名字叫九傾……”

別再叫她小暮暮了。

“那好,咱換換。”美人略作思考,“就叫你小唸唸吧?要不叫小傾傾?小九九?”

這幾個稱呼,與之前有區別嗎?黛卿心上一陣惡寒。

她黛卿什麼陣仗沒有見過?可是不能打不能殺的,對付這樣妖孽般的男人,還真就沒有見過!

“阿漓殿下,您喜歡怎麼叫便怎麼叫吧!”

黛卿藉故上茅側,甩掉了纏人的“妖物”。

有女侍衛全程陪著,包括如廁。這種類似犯人的待遇黛卿明白,坦蕩接受。倒是令原本不屑于那些嬌滴滴小姐的女侍衛,高看了一眼。

回來的時後,經過一片回廊下,忽然一股寒氣迎面撲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