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二天早上,袁皓回局裏之前先將我送去鎮一甲醫院上班。

我下了車正要往醫院門口走,袁皓突然喊住了我。

他繞過車頭走到我面前,看著我的眼神小心翼翼的,“安檸,昨晚我媽説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

原來昨晚廚房裏的話他都聽到了。

我看著他神色緊張不安的臉,輕輕點頭。

袁皓終於露出了笑容,替我理了理我鬢邊的碎髮,輕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快去上班吧。”

“嗯,你路上小心。”

看著袁皓上車離開,我才轉身往醫院門口走。

踏進醫院大門時,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從我身邊擦過,我反應迅速的往旁邊讓了讓。

我松了口氣的同時,抬頭看了看那輛車……路虎攬勝,這車子放眼整個B市都尤為難見。

我沒有多想,繼續往住院部大樓走。

我是名婦産科醫生,在六樓的婦産科住院部工作。

因為就職的這家一甲醫院規模較小,住院部大樓的可用電梯也有限,我們這些醫生護士每天都是從安全通道走樓梯上去,回自己的崗位值班。

“男朋友?”

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傳來,我回過頭,才發現那個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在了我的身後。

今天的他一身簡簡單單的白襯衫黑西褲,仍舊掩蓋不住滿身的矜貴之氣。

看見他,我抓著包包的手下意識緊了緊。

他這麼問……剛才在醫院外面看到袁皓了?

我聽到自己説,“嗯,男朋友。”

他沒有再説什麼,那張過分俊俏的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很快就越過我走在了前面,消失在我的視線裏。

他是走了,我卻驚出了一身冷汗。

整個上午我都有些魂不守舍,小護士秦桑桑擔憂的看著我,“徐醫生你今天怎麼了,不舒服嗎?”

我斂了斂心神,“我沒事。”

作為醫生,我必須時刻打起精神,更加不能將私人的情緒帶到工作上,這是最基本的職業操守。

秦桑桑再三確定我是真的沒事後,才拿著病例本離開。

……

住院部的三樓有個食堂,中午我們這些醫生會輪流過去那裏吃飯。

我和秦桑桑還有黎曉惠圍著一張圓桌坐下,秦桑桑扯了扯我的袖子,指著某個方向小聲的説,“徐醫生你看那邊那個白襯衫的,咱們院裏的鎮院之寶,腦外科的寧醫生,全院最帥的男人!”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頓時僵住。

是他!

他竟然是名醫生!

甚至也在這家醫院工作!

我壓下心底的驚訝,想到剛才秦桑桑説的的話,認真的瞧了瞧他。

他那身不俗的相貌和氣質,不論在什麼地方都尤為顯眼,確實當得起“全院最帥”。

我低下頭,看著手裏的筷子。

原來,他姓寧。

黎曉惠也湊了過來,“很少見寧醫生來食堂吃飯啊。”

我沒參與她們的對話,默不作聲的吃自己的飯。

“快看,寧醫生和顧醫生過來了!”

秦桑桑忽然激動得不停的推我,我差點兒把嘴裏的飯噴了出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