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説話的人感覺到有東西在舔他的脖子,可四週確是什麼東西都沒有,他僵硬的站在原地,下一秒卻突然驚悚起來,一邊亂跑一邊恐懼大喊,其他人都沒來得及拉住他。   他突絆住藤蔓,一下子摔在玫瑰花叢裏,瞬間化成血水。   女聲再次響起,打了個嗝,“咯...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