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鐘離嗣一點相信的樣子都沒有,反而是滿臉沉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和我説過,你的性取向是男。”   鐘離沐整個人都麻了,他終於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連忙解釋:“我那是胡説八道的啊哥!南麓明顯是為了故意氣你,你看不出來嗎?”...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