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眾人靜靜的注視著蘇念,想知道她是如何想的。 魚玄機忍不住低罵一聲,這個拓跋然,心思陰險,他對蘇念的心思也不純,要蘇念回北疆,指不定有更大的陰謀。 “呵,我這個人只要是我不想做的事情,沒人能威脅我,我說了,我爹爹是蘇大人,北疆如此說法,是欺我...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