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罷了,你走罷,你那丈夫自有府衙的人去抓捕。”黃幼慈擺手讓她走了,隨後才對趙演道,“我理解你的心情,還請你保重。”   “對了!”趙演突然想起什麼來,對著殿外張望,“幼兒那賤女人呢?這個罪魁禍首,我一定將她碎屍萬段。”   説起那個女人...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