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聽著顧北陵的深情言語,貝小寧直至現在才明白,原來顧北陵一直沒想過要殺她,內心所有委屈在此刻全部被釋放了出來,眼睛也頓然酸澀,眼淚止不住往外涌。   “我不是林成青的孫女,我是被柳側妃和南辭陷害的,他們在我酒水裏下了失心丹的毒藥,我才被控...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