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一章

黃昏時候,T大校園某棟大樓前的矮樹叢後,聚集了數名男女大學生,年輕的面容閃爍著光芒。

那種渴望,像極英國皇室舉辦盛典時,下方翹首的群眾的表情,只差沒有口水流滿地。

下課鐘聲響起,人潮如水般湧出,十五分鐘過去,人潮散得差不多,只剩下幾名學生在大廳附近逗留。

此時,一個氣勢冷酷的男人走下樓梯。

沒有加入眾人擠電梯下樓的行列,穿著天藍色襯衫的高大男人拿著一疊講義,沉穩安靜的穿過大廳,與一群正在等電梯上樓,好繼續上下一堂課的嘈雜大學生擦身而過。

等電梯的男女學生瞬間變得安靜,有致一同的看向男人這一邊,十數雙眼睛流露出驚訝和崇拜。

彷彿沒看到身後那群大學生引頸翹望的崇敬模樣,男人面不改色的繼續往前走,步下精益樓外的水泥台階。

後頭等電梯的學生們又開始騷動,搶著擠進電梯。

前方長長的行道樹,高直枝葉在黃昏的風裡搖晃,一旁系館前的矮樹叢後,幾名男女學生慌張的蹲在地上。

這樣的景象,對回國才三個月,卻已經習以為常的男人而言,根本沒什麼感覺,他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

「就是他?」矮樹叢後,小個子女生不解的發出疑問。

「什麼他?!沒禮貌,他是所有理工科系的學生都夢想上他的課的偉大人物,人家可是美國名校畢業,對現今電腦科技貢獻良多,在世界名人榜上,排名和……」

身上穿著短褲,腳踩十元綠色塑膠拖鞋,一副邋遢樣的大男生,激動得從矮樹叢後站起身,好像要為了心目中的偶像當場開打。

「和比爾蓋茲一樣,電腦科技業界無人不知的全球百大富豪之一……啐!你們都說過幾百遍了,可是你們的教授,左看右看都不像個書呆子,反而比較像伸展台上的時裝模特兒,長得好帥耶!」

頭髮染成紅色的高佻女孩站了起來,花癡似的望著遠方逐漸變小的男人身影。

「喂!我是叫妳來看讓時人雜誌評選為全球百年影響深遠人物之一的在世偉人,不是讓妳望著他流口水……妳們這群念文學院的女生是怎麼回事?!不懂電腦就算了,還這樣汙辱我們心目中的英雄!」一旁頭髮染成金色的雀斑男孩,不爽的拉回自己的女友,開始砲轟教訓。

女人就是這樣,搞不清楚狀況不說,還對著他們心目中的英雄犯花癡流口水,簡直俗不可耐!

「屁啦!我哪裡汙辱到你的英雄?」紅髮女孩大叫。

「妳肖想我心目中的偉人,就是汙辱!妳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唐毅,研發出AI介面系統的偉大人物耶!整個世界有哪國政府和民間企業不搶著用這套系統?!AI可以用無可比擬的速度,在短時間內傳整巨大資訊,同時與不同軟體相容……」

金髮男孩一臉惱怒,又要開始解釋,卻讓紅髮女孩狠狠踹了出去。

「閉嘴啦!你當我是笨蛋,我當然知道他是誰,他的豐功偉業,報紙和雜誌上都有寫,我不是文盲,我還看得懂字好不好?阿靜、花花、可愛,妳們說,那個唐毅是不是真的長得很帥?」

懶得去管後頭聒噪的男生,紅髮女孩拉來自己的姊妹淘,幾個女生在矮樹叢後興奮得交頭接耳。

「金毛、順仔……教授娶老婆了沒?」另一個蹲在樹叢後猛抽煙,一直沉默不語,長相粗獷像黑道混混的男生,耍酷的開口。

前面幾名女生耳尖,立刻回頭。

「是啊,阿順,你們教授結婚了沒?」

女生們瞪大眼,等著聽答案。

如果沒有……哇!真是幸福,表示所有女性同胞都有機會,可以飛上枝頭當教授娘了啦!

「我不知道啦!報紙雜誌上只寫成就和貢獻,可是教授的過去像一團謎,沒人知道啦!」拖鞋男說話。

「是啊,其他同學都稱教授是T大一匹狼,獨來獨往,沒人敢接近……」金髮男也說。

「一匹狼?你們教授那麼帥,卻被你們這群不識貨的傢伙說成是一匹狼?!你們當他是士林之狼,還是美工刀色狼?竟然這樣形容他!一群白癡!」紅髮女孩雙手扠腰,再次抬腳踹向金髮男。

「本來就是,只有狼才會獨來獨往,而且也沒看過有女人來找過教授,搞不好教授是死了老婆,就像狼堅守一夫一妻制,他打定主意終生不再娶……所以看教授那樣孤單的身影,大家才會說他像狼!」金髮男抱頭蹲在地上,委屈的又說。

這些女人一看到帥哥,就立刻翻臉不認人……他當初是怎麼看走眼,會挑上這個紅毛番婆?

「T 大一匹狼?這個稱號不錯……」

樹叢後頭,忽然冒出另一個男人低沉的笑聲。

「飯桶……呃……范……同教授……」

死了,范教授他老人家怎麼會在這?

這下真的玩完了!

讓時人雜誌同時評選為全球百年影響深遠人物之一的在世偉人,和唐毅教授一起研發出AI的那個范大教授,竟然聽見了他們的話,那……

不就表示他們這學期三分之二的學分都要死當了?!

三名資研所的大男生驚嚇得下巴差點掉到地上,大哥男手中的煙更在瞬間掉落草坪。

「同學,我知道你餓了,但我叫范同,不是飯桶……還有,研究所多念一年沒關係,但是火燒草皮毀損學校公物,可能會讓你先進牢裡蹲幾個月,要小心,知道嗎?」

伸手拍拍三個男孩的肩膀,順便幫他們合上嘴巴,一臉非常「嚴肅」的范大教授,手裡抓著原文書跨出腳步,忍著笑繼續往前走去。

* * *

研究室裡,唐毅坐在沙發上,合眼聆聽從高級音響裡傳出的輕柔音樂。

極淺、極淡的女人吟唱歌聲,迴盪在小小研究室裡,如霧似夢的縹緲嗓音,讓唐毅擰緊的眉目有了些許放鬆。

除了鋼琴配樂外,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樂器聲音出現,只有女子輕柔低吟,從頭吟唱到尾。

照理說,這樣一張不起眼,完全是主流喜好外的CD,不應該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但是從跨國快遞公司將這張CD從台灣遞送到他面前的那時起,他便愛不釋手,怎麼聽都不厭。

回國後,甚至還專程跑到唱片行,尋找這個名叫芬芳的女歌手其他的專輯。

最後發現她雖然只出了這張專輯,卻因為廣受好評,盜版猖獗,而連換了三次封面。

所以他索性也將另外兩種封面的版本都買齊,一張留研究室,一張擱家裡,另外一張則放在車上,讓他隨時想聽,都可以聽得見。

至於會如此喜歡這張名叫相思情歌的專輯,則是因為裡頭的真摯情意令人動容,也讓人羨慕。

雖然只有十首歌,每首歌大都是短短幾句重複吟唱,卻莫名的就是有種力量,幽幽細細拉住人心最脆弱的那條弦,輕輕一撥,低吟幾聲,就能讓人怔忡心窒。

音響裡,芬芳乾淨的嗓音仍舊繼續唱著──

「一天為你落一滴淚,三百六十五天,流成一個湖。一天為你唱一首歌,三百六十五天,流出滿腔愛。親愛的,我想你。深愛的,我愛你……」

幽靜清靈的女聲不停吟唱,低淺的抑揚頓挫,像一條小小細勾,拉出了所有深埋在心底的痛楚往事。

像飄蕩多年的孤船,他找不到可以停泊的港灣,因為心裡深藏的恨讓他這些年上不了岸,愛不了任何一個女人……

不該想……

卻怎麼都忘不了,心裡依舊緊抓著那份恨意不放。

那個女人,他永遠不會原諒她!

不能原諒!

寂靜中,唐毅睜開眼,正打算起身去把音響關掉,卻看見面前有張過於燦爛的男人大笑臉,正直勾勾盯著自己。

「你進別人地盤不懂得先打招呼?」冷冷丟給范同一個白眼,唐毅起身走到桌前。

「這是你和芬芳姑娘的獨處時間,你光聽她唱歌就聽傻了,哪還有空注意外頭有沒有人?我只好自力救濟的推門進來啦!」高壯粗獷的范同不以為意的笑說。

他是有敲,沒人回應罷了。

早知道唐毅習慣每次上完課回到研究室,都要聽一下歌再走,而他聽歌時,就算天塌下來都不管,所以他只好自己推門進來。

沒搭理范同,唐毅伸手關上音響。

「幹嘛要關?你不是很喜歡芬芳?沒關係,你可以繼續聽,反正我也很欣賞她的聲音,多聽一點輕音樂,回去就不會發火揍女兒。」

范同開玩笑的接話,卻看見唐毅一點反應都沒有的坐回桌前,當場只覺得無趣,皺皺眉,然後不死心的繼續說。

「對了,剛剛我在外頭聽見學生給你取了個綽號,T大一匹狼!雖然一匹狼聽起來頗有劫財劫色的意味,但『狼』這個字挺配你的……」

也不管唐毅有沒有回應,范同照樣可以一個人雜唸得很爽。

「寂寞的狼,真像你的性子!一個人遊蕩這麼多年,有沒有考慮要找個人定下來?你看芬芳怎麼樣?雖然她從來沒有露面宣傳,連CD上都沒有她的照片,但聽她的聲音這麼甜,想來應該也長得不差,要不要我打電話去唱片公司,幫你約她出來吃個飯?」

還是沒反應。

范同不以為意的繼續再說:「不過,我想你應該也不會要吧!再怎麼樣討厭,你心裡還擺了個『她』,我記得那女人叫什麼來著……洛什麼桐?洛小桐?洛桐桐……」

眼見提到洛這個字時,唐毅立刻抬頭,狠狠丟來殺人一瞪,和他當了多年朋友的范同,仍舊不怕死的抬頭左右望了下,然後佯裝很忙的站起身四處瀏覽。

這個孤僻到極點,不懂得該好好招待朋友的男人,終於也知道要抬頭看人了,早知道一開始他就應該在他耳邊拚命唸洛雨桐三個字,就能招回他的魂魄。

「你不說話,沒人會知道你是飯桶!」唐毅冷靜的嗓音傳了過來,聲音裡有種咬牙切齒的狠戾。

「錯了,我不說話,大家還是會知道我是飯桶。范同……飯桶……連我爸媽都知道我叫飯桶!」

唉!真不知他老爸當初是怎麼想的,竟然將他取名叫范同,害得他家裡那一大一小,兩個不像話的女人,都爬到他頭上來,直接指著他的鼻子叫飯桶。

「對耶,我怎麼沒想到,那個女人叫雨桐,雨後的梧桐……這麼美的名字,難怪你要一直記在心裡,怎麼都捨不得忘!」

抬起頭,假裝欣賞牆上看不懂在畫什麼鬼的抽象畫,范同繼續捋虎鬚,好像非得撩出滿屋大火,才甘心收手。

雖然面前的傢伙過去有段很傷心的往事,可是他實在不明白,要就要,不愛就不愛,哪來那麼多剪不斷,理還亂,非得將一個人擺在心裡那麼多年,這樣不辛苦嗎?

「你什麼時候才要滾出去?」受不了聒噪的唐毅,終於放下文件,面色難看的瞪著他。

他生平只有兩次喝醉酒,一次是五年前,那次他失策的上了那女人的床,另一次是他出國後的第四年,在這個嘴碎長舌公面前。

兩次的失誤都讓他後悔莫及!

記得那一天,因為收到曉蝶從台灣寄來的CD,聽完芬芳唱的歌,他在沙發上狠狠灌了一夜酒,然後隔天就看見和自己同住一棟公寓的范同,笑笑的蹲在沙發前,問了一堆令人招架不住的雜唸碎語──

「誰是洛雨桐?你整夜在喊這個名字,吵得我和老婆都睡不著……」

「洛雨桐是誰?你幹嘛一直罵她?」

「殷長天又是哪個該死的?你整晚都叫他去死耶……」

「還有誰害小蝶眼睛瞎了?為什麼要眼角膜才會好?小蝶又是誰?」

當時他撐著快要裂開的腦袋,不斷以腳猛踹眼前的大飯桶,結果這隻只會吃的飯桶還是不肯停的繼續問,一直問,搞得他差點神經錯亂。

為了讓他閉嘴,也讓自己可以爬回床上睡覺,他只能惱怒的開口解釋。

沒想到這一說,從此以後便再也沒有安寧的日子。

做博士研究論文時,因為班上東方面孔少得可憐,可那個飯桶又堅持跟聽得懂中國話的人一組,所以他才會倒楣的讓這傢伙纏上,不得不跟他同組做研究。

好不容易畢業了,準備要創業,這傢伙又來鬧場,嚷著要加入他和易天堯合開的電腦公司。

若非AI是三個人在念博士期間一起做出來的東西,也有那個飯桶的心血貢獻,他一定會一腳將他踢到太平洋。

結果,他才回來台灣三個月,想為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做一點教育貢獻,這傢伙又馬上跟進,進入T大校園當起兼任教授。

然後每天不厭其煩的跟在他後頭,唸著那女人的名字!

「你到底想怎樣?我說了,你要提誰都好,就是不准說她!」唐毅冷冷的說。

「哪個她?是芬芳還是那個雨後的梧桐?你說清楚點,不然我不知道你在說誰!」明顯是活得不耐煩的范同,伸手搔搔頭,一臉非常「無辜」的回頭看他。

如果不是他親親老婆想要寫本小說來玩玩,過過當言情作家的乾癮,逼他一定得隨時注意唐毅的動向,監看他和洛雨桐最後的結局,他才不會每次都冒著生命危險來踩唐毅這顆大地雷。

害得他每每都怕得要死,好擔心自己哪天會突然讓人給宰了,然後丟去填海。

「范同……」唐毅眉宇一沉,站起身,抓起掛在椅背的西裝外套,抬腳就走。

懶得再跟長舌公廢話!

「喂!狼先生,你要去哪?倩兒早上還吩咐我,今天一定要記得帶你回家吃飯。走啦!你一個人住,肯定只能吃外食,倩兒的手藝好得無人能比,到我家去,今晚幫你加菜,補補身子!」

不等唐毅點頭,熱情過頭的范同拉著他往外走。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