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些人雖然活著可惡,但死了死了,人一死什麼都了了,姜小白不忍他們曝屍荒野,就把幾具屍首拉了過來,扔進了坑裏,不過秉持浪費可恥的原則,把他們身上的錢財全都搜了出來,也不多,四枚金幣九枚銀幣,還有十幾枚銅錢。看著他們五個人躺在一個坑裏竟也不覺得擁擠,姜小白有些費解,難道他們真的在自掘墳墓,挖坑還要挖五個人的份?

待把坑填好土,姜小白就有些餓了,雖然篝火上的狍子還在散發著香味,但他生怕有毒,不敢再吃,好在還有獵物,便剝了一隻兔子,烤了吃了。

待吃飽喝足,困意來襲,小憩一會,天就漸漸亮了,姜小白收拾一番,牽了一匹馬就回去了。

晌午時分,姜小白就抵達清涼城外。雖然他的肉體只離開了一天,但他的意識卻已經離開了二十幾年,一切看著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恍如隔世,不免長嘆一聲。

剛進城門,路邊有幾個孩童見著了他,非常興奮,大聲叫道:“小侯(猴)——爺(耶)——,小猴——耶——”隨後又拍手唱起了繞密碼:“山上跑下一隻猴,城裏走出一個侯,走到城門兩碰頭,猴望望侯,侯瞧瞧猴,侯跺跺腳向城裏跑,猴撓撓頭向山裏走,不知是猴怕侯,還是侯怕猴……”

如果換作從前,姜小白肯定要衝過去喝斥一番,如果大人不在,一人一個巴掌。但此時卻是微微一笑,搖了搖頭,沒有理會這些小孩,徑直走了。回想往昔,不勝唏噓。

路過一個包子鋪,外面擺著幾個蒸籠,現在已經過了飯時,沒有生意,裏面坐著一個中年婦女正望著大街發呆。

姜小白在路上顛簸半天,感覺肚子餓了,便上前道:“老闆娘,給我來五個包子。”

老闆娘倒是個老實人,起身面露難色,道:“小侯爺,您是高高在上的侯爺,我們只是小老百姓,還要養家糊口,你欠的錢不還也就算了,再欠下去我們一家真要喝西北風了。”

姜小白道:“欠你多少錢?”

老闆娘想了想,豎起三個手指,道:“也不多,就三十個銅板,但我們小本經營,幾天也賺不了這麼多錢的。”

姜小白這時也是服了自己,連買包子都要賒賬,關鍵還賒這麼多,這種感覺就如同在地球上賒速食麵一般,讓他很是慚愧。忙從懷中掏出一枚銀幣,扔在桌上,道:“不好意思,我是忘了!給我拿五個包子,剩下的錢也不要找了,就算是利息吧!”

一枚銀幣可以折換成一百枚銅幣,老闆娘微微一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銀幣,忙撿起察看真假,見是真的不免喜出望外,笑道:“我就估計小侯爺貴人多忘事,肯定是忘了,小侯爺乃是人中龍鳳,怎麼可能賴我這點小錢了!小侯爺,你稍等一下,我給你拿二十個包子,全給你肉的。”

姜小白道:“不用,五個就可以了!

老闆娘沒再堅持,就給他拿了五個肉包子。

姜小白牽著馬,邊吃邊走,忽見拐角處貼著一張告示,圍著幾個人在看,便伸長脖子瞟了一眼,卻是冷顏宮百年一次招收弟子的消息,且只招收已經辟空顯印的女弟子。

姜小白搖搖頭,想這告示也就是敷衍一下上面,這清涼城不要説辟空顯印的女人,就是男人,也要好多年才能出現一兩個,這告示貼不貼都是一個效果。

穿過幾條街巷,幾個包子吃完,就到了清涼侯府。

侯府的大門敞開著,姜小白牽馬剛欲進門,就聽院子裏傳來一陣嘈雜,進門一看,就見過道上站著十幾個人,呈扇形圍著兩個人,這兩人不是別人,一個是差點被他賣掉的老管家風正明。還有一個便是老管家的兒子風言。

倆人都是頭髮淩亂,鼻青臉腫,大概是剛被這夥人揍過。老管家滿臉怒色,道:“我警告你們,你們再不離開侯府,我可要報官了!”

這十幾個人,姜小白大多認識,都是這一帶的地痞流氓,為首一人名叫吳大。

就聽吳大冷笑一聲,道:“報官?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不要説報官,就是報給天王老子,老子也不怕。”

老管家道:“欠債你們可以找少爺要,但這座府宅仍是先皇所賜,你們誰也不能亂動,否則就是褻瀆聖威!”

吳大道:“你當老子是嚇大的?褻瀆聖威?你們這群窩囊廢卻住在堂堂侯府之中,這才是褻瀆聖威。你放心,我對這座侯府不感興趣,我不會拆了它的,我看這侯府裏也沒什麼付錢的東西了,我就隨便看看,我看小侯爺欠我的錢這輩子是還不上了,我隨便找兩樣東西抵押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誰讓我們出來混的,總是義字當頭呢?”

老管家怒道:“你做夢,除非你們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否則侯府內的東西你們一樣也別想拿走!”

吳大嗤鼻道:“你這條看門狗當得倒是忠心哪!老傢夥,我警告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老管家剛欲開口,風言卻介面説道:“吳老大,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少爺怎麼説也是禦封的侯爺,把事情鬧大了,對你也沒什麼好處。”

吳大仿佛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哈哈笑道:“侯爺?也就你們父子倆還記得他是侯爺,你去大街上問問三歲的小孩,看看還認識他這個侯爺不?估計都以為他只是一個耍猴的。”説完又哈哈笑了起來。

風言怒道:“你……”卻又無言反駁。

姜小白緩緩走了過來,邊走邊幽幽説道:“看來吳老大現在是越混越大了,連本侯都不放在眼裏了。”

眾人這才注意到他,都轉頭看著他,風言急道:“少爺你快走,這裡有我給你頂著。”

姜小白腳步未頓,仍是心平氣和地説道:“這裡是清涼侯府,本侯乃是清涼侯,放眼整個中夏帝國,本侯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裡的天,是我的天,這裡的地,是我的地,我倒想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我的天地裏呼風喚雨?”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