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禦氣大陸,遼闊無盡。

這裡是一片冰天雪地的環境,無數雪山猶如擎天之柱,聳立天地間,似太古巨人,威猛強勢。

在那最高雪山中,蜿蜒小路如大蛇般扭曲而下,一位赤膊少年,背著酒葫蘆,緩步前行著。

酒葫蘆是灰色的,約一米左右,通體似金屬煉造,頗為沉重。

其中有酒,伴隨著少年走動,發出嘩嘩聲音來。

在連空氣好像都能被凍僵的環境裏,卻有液體流淌,讓人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少年約莫一米六的身高,渾身肌肉完美協調,留著一襲過耳長髮,隨意垂灑在肩上,刺骨冷風將之吹起在空中,瀟灑飛揚……

遙遠天穹中北地雪鷹拍打著千米之遙的巨大翅膀,緩緩從雲端中飛掠而來,聲聲驚天動地的嘹亮之唳,震動得無盡白雪松弛滾落。

北地雪鷹巨大翅膀每拍打一下,就會發出一聲沉悶的咚聲,這聲音猶如悶雷浮現,天地都有些瑟瑟發抖。

北地雪鷹一路拍拍打打,向南飛馳去。

同時,萬米之下的清幽雪谷中,伴隨著這種驚人的聲音傳出,每隔幾個瞬間,就有著幾匹鐵騎死於非命。

北地雪鷹振翅疾行,從天穹掠過,迅速消失了。

山路間,少年並未在乎蒼穹中這驚人景象,而是低頭看了眼腳下雪谷。

看到谷中情況。

少年漆黑眸子銳利無比,伸手拔出酒塞。

手掌一拍酒葫蘆,嗖!一抹酒線爆射出來。

酒呈現紫色,波動著森森紫氣,晶瑩無比,猶如蘊含著磅薄力量。

少年嘴巴一張紫色酒落入口中。

瞬間喝掉一斤。

酒線一斷,少年隨手將酒塞按捺上。

頓時這少年皮膚火紅起來。

似乎這天地間的冰冷對少年再無影響。

呼呼熱氣從少年身軀中冒出來,溫度頗高,竟將雙足下冰雪消融大半。

少年腰中挎著把神秘黑刀,兩邊帶刃,森然無比。

好像可以將天地都割裂開來。

此刀名,殺。

森然鋒利,銳不可擋。

清幽雪谷中,有著一排身穿著單薄衣衫的男女老幼,並列著跪在蒼茫雪地之上。

劊子手早已經磨刀霍霍,手中鬼頭刀流動森然之光,手起刀落,即可取人性命。

遠方雪谷盡頭處,戰馬嘶鳴,數不清的屍體七零八落,殘缺肢體中咕嘟嘟鮮血冒著熱氣,十八路趕來營救煙雨帝國皇室的諸侯全部殞命。

在這諸多跪伏在地的老弱當中,一位看起來身材很魁梧的男人,披頭散發,渾身是血。

他緩緩抬起腦袋,看了眼那南去的大鷹,表情落寞無比。

虎目一銳,此人傲然立起,兇狠看向那對面雪山頂端的一座小小酒席處。

酒席間,兩位身穿著大紅長袍的官員,相顧對飲,愜意閒情。

仿佛察覺到雪谷中那銳利的凝視,左側官員,轉動眼眸,落在雪谷中披頭散發的男人身上,隨之臉色一冷。

拿起手中紅旗招展一下,劊子手微微點頭,得到命令,將手中鬼頭屠刀揮舞起來。

既然十八路諸侯已經死掉,煙雨帝國皇室成員自然失去利用價值,現在將之幹掉,正所謂斬草除根。

劊子手將手中鋒利鬼頭刀狠狠落下來!

猛然朝那傲立在雪地中的男子砍殺去!

眼看著那男人就要斃命,可其態度仍然高傲,臨死不肯認輸,死死盯著那雪峰之巔的兩個血袍官員,不躲不避。

刀瞬間就到眼前。

此時。

佇立在冰雪中的少年目光如火,忙不迭將背後酒葫蘆解下來,雙手抓著酒葫蘆,就在那劊子手揮刀的剎那間,狠狠將之拋出去。

咻!酒葫蘆迅速墜下。

嘩嘩的聲音,在酒葫蘆裏涌現而出。

伴隨著酒葫蘆下墜,空氣嗡嗡作響起來。

就在那鋒利鬼頭刀落下瞬間,猛然砸在劊子手身上。

砰,劊子手瞬間被酒葫蘆壓在下面。

鬼頭屠刀落地,劊子手身子被砸開花。

殷紅的血緩緩從酒簍下淌出來。

魁梧男子不明就裏,慌忙抬起腦袋,看向赤膊少年,虎目一銳。

男子雙目中,浮現出一抹震驚之色。

是蘇靈嗎?

這小子一年前無故失蹤,杳無音信,帝國整整調查了一年,毫無結果。

蘇靈的去向還沒調查清楚,這最近一個月來,大皇子蘇玄又盜走紫海環。

煙雨帝國喪失最後底牌,被鄰國圍攻,帝國精銳全部陣亡,俘虜被坑殺,皇室成員一敗塗地。

今日諸皇室成員作為誘餌垂釣在此,最後的十八路諸侯,為了保護皇室,前來救援,全部戰死。

煙雨帝國最後力量消失!

還有誰能夠出手挽救危局?

這眼前之人難道真是蘇靈?!

的確有點像。

中年男子怔住了!

冰雪中的少年看了眼魁偉男人,釋然一笑。

此時危險已除,少年松了口氣下來,他踏雪而行,迅如疾風。

別看雪路陡峭平滑,這少年卻猶如踏在平地般穩健。

少年化為一條模糊身影,直奔雪谷而來。

輕輕墜地,少年幾步到了酒葫蘆前,雙臂將之抓住,背起來。

晃了晃身子,嘩嘩之聲從背後傳出,少年咧嘴一笑道:“還好酒未灑,否則可虧大了,淩九皇的酒啊,千金易得,一酒難求。”

少年緩緩抬頭,看向對面雪峰頂端的兩個血袍官員,冷酷一笑。

雪谷中有一隊身穿著赤紅鎧甲的鐵騎在待命。

他們能耐都不弱,十八路諸侯,三千人馬,都是被這些傢夥親手殺死。

此時這些鐵騎注意到了少年,紛紛露出冰冷目光。

鐵騎稍稍騷動。

隨之。

戰馬嘶鳴起來,兩匹鐵騎快若奔雷般朝著少年奔襲而出。

雪地微微顫抖。

五百鐵騎原地待命,對付一個少年,兩員猛將足矣了。

兩匹戰馬到那少年面前。

兩把長槍從大將手中暴刺出來。

那少年凝視著兩匹戰馬,眼看著兩把大槍到了眼前,微微冷笑起來。

一步跨出,少年猛的出拳,其雙拳猶如攜帶萬鈞狂力,狠狠轟出,正中戰馬頭顱。

轟!強大爆發力衝擊出,兩匹戰馬瞬間化為兩團血蓬。

兩個大將倒飛落地。

長槍掉落。

大將丟了槍,轉身狼狽就逃。

少年猶如看待笑話般,踏步前行,瞬息到了這兩員大將身後。

手掌按捺而下,落在兩個大將後背,靈氣吐出。

轟!兩人瞬間化為爆裂。

炸散在空氣中。

見此。

五百精銳鐵騎駭然變色。

這少年是何人?

“給我衝擊!”

為首大將怒吼道。

眼看著少年不可單獨敵,五百精銳鐵騎齊出,為首大將相信憑此神力,足以滅殺這少年!

五百鐵騎瞬間瘋狂奔襲出!

雪谷猶如地震。

面對此。

少年保持著冷漠,白皙手掌緩緩按捺在殺刀上,雙目內殺意流動。

就在這些鐵騎要到眼前的時候。

少年狠狠一甩,殺刀爆射出去。

殺刀猶如具備靈性般,隱約間龍吟虎嘯之聲涌動而出,化為一條烏黑光影。

瞬間,殺刀落入鐵騎中。

殺刀筆直爆射前行,猶如入無人之境。

瞬間從這鐵騎正中穿行而去,到了盡頭處,上百鐵騎,已然化為肉糜。

濃郁血霧漂浮在空氣裏。

殺戮並未停止。

殺刀旋轉著倒飛而回。

噗嗤噗嗤……

殺刀在鐵騎中肆虐,又在盡頭處爆射出來。

只見上百鐵騎,再度化為破碎血肉。

殺刀來來回回幾次,五百人鐵騎戰隊,全部化為烏有。

戰場一片狼藉。

血腥氣遍佈雪谷中。

伴隨著鐵騎消失,熙熙攘攘的雪谷中,死一般的安靜。

少年只是冷笑。

手掌飛揚起來,攜帶著兇殘威勢的殺刀,緩緩迴旋落入少年手中。

少年緩緩抬起腦袋來,看向雪山之巔。

先前那裏有著兩位宴飲的血袍官員。

面對殺戮猶如在看戲。

此時那酒尚溫,隱約波動著熱氣,但已人去樓空。

逃了?!

少年想了想,隨之將酒塞打開。

雙指輕彈酒葫蘆,咻!一條紫色酒夜爆射出來落入口中。

似乎覺得不過癮,又彈,酒夜嘩嘩爆射出來。

少年大口喝了三斤。

伴隨著酒夜的涌入,少年身子發出了火炭般的紫紅色來。

少年目光如炬,咆哮一聲,吼道:“這次參與襲擊煙雨帝國的人都要死!”

雙臂握殺刀,狠狠將之揮舞出去。

殺刀立即浮現出一股驚心動魄的嗡嗡之聲,狠狠爆射入蒼穹當中。

殺刀迅速消失。

雪谷深處有著慘叫之聲浮現出來。

須臾後,兩顆血粼粼的腦袋,從雪峰的蜿蜒小路之間滾落下來。

雖不見身軀容貌,但確信是那兩個血袍官員無疑。

血刀于蒼穹之間旋轉飛回,落入少年手中。

刀上有血。

少年握刀,靈氣吐出,鮮血震碎消失。

順手收刀跨入腰間。

解決完雪谷中的一切,少年徹底鬆口氣下來。

臉上殺意迅速消散,少年背負酒簍,跨步到了那已經呆若木雞的中年男子面前,微類單眼膝一跪,抬起腦袋來,目光明亮如星辰,道:“父皇,我回來了!”

……

(未完待續·)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