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等張小莫睡醒時,上午已經過去大半,她也顧不得吃早餐,就開始匆匆的加入了治療之中。急診室裏,永遠都是哭聲,呻吟聲,甚至遠超其它科室,這裡的醫生,忙碌的程度自然也是其它科室的幾倍。

好不容易快到中午吃飯的時候,病人少了一些,醫生們也算是松了一口氣:“小莫,剛才賈醫生找你來著,看到你在睡覺,讓我們不要打擾你就走了,他説……”

“這個病人,帶去先拍個照,然後送去外科。”在簡單處理完手中一個開放性骨折的病人後,張小莫一邊開診斷書與檢查單,一邊吩咐著身邊的護士,等她送走護士才問身邊的同事:“你剛才説什麼?”

“呃,沒什麼!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飯?我知道有家煲仔飯……”

“張醫生,在五四路商業廣場有個傷者腿部骨折,我們需要一個醫生!”

張小莫一聽,把手中的東西堆到了同事的手中:“陳醫生,這些麻煩幫我放辦公桌上!”然後就跟著護士跑了出去:“傷者的情況怎麼樣?”

“對方説……”

從救護車上跳下來,張小莫跟著護士一起拿著擔架和急救箱,就跟著保安往傷者所在的地方跑去:“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但是有個先生已經先幫他處理了。他説是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要送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跑步間,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家露天的咖啡店門前。

這家咖啡店處理商業中心二樓,但是因為地形關係,其實它是個小花園似的休息區。

看來,傷者就是從上面掉下來的。

來到傷者面前,張小莫一邊為他檢查,一邊大聲的詢問傷者各項情況。確定他與電話裏所説的一樣,並沒有生命危險後,她才松了一口氣。

看了一眼固定腿部的物品,竟然是兩把雨傘再加上一條絲巾?不過考慮到現場的情況,也算是應急式的就地取材了。

在確定了傷勢後,張小莫讓護工將傷者抬走,這時她才有空站起來打量四週。不過她目光掃到身邊某處時,頓時後悔了……

在身邊不遠處站著的,正是昨天晚上和她一起賽車的龍太子:龍成軒。

這時龍成軒正在跟身邊一個女人説著什麼。那個女人給人一種説不出的感覺,明明一身名貴又得體的打扮,但卻又顯得很輕鬆隨意,十分的平易近人。

或許是感受到了張小莫的目光,龍成軒跟女人説了一句,然後張小莫就看到那女人對著她笑著點了點頭。出於禮貌,張小莫也微微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就往救護車走去。

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張小莫回頭一看,龍成軒跟了上來。發現這一點後,她心中一緊:“你……”

“我是涉事者。”一如昨天晚上一般的簡潔風格,讓張小莫無法再説什麼,只能帶他一起上了救護車。

在車上,或許是因為顛簸,傷者忍不住疼得喊了出來。看著他十四五歲的孩子臉,張小莫不免有些怒氣:“他還是個孩子,你出手怎麼這麼狠?”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責備,龍成軒眉頭微挑,最後才説道:“他偷錢包還要出手傷人。我追他時,從二樓跳下去摔的!”

意思是,身為一個軍人,他見義勇為追一個小偷應該沒有錯吧?

沒想到事情是這樣,張小莫怔了一下,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趕緊説道:“對不起!”

不過在抬起頭後,她還是看向龍成軒:“但我還是希望你下次注意一點,這樣摔斷腿也可能會造成傷勢無法逆轉,這樣他一輩子就毀了。”

本來龍成軒還想反駁一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對方眼底那一抹黯然後,竟然沒有開口,而是輕點了一下頭:“以後會注意。”

這如果讓熟悉龍成軒的人看到,肯定嚇到眼睛脫窗。除了對他媽田甜外,他何時這樣好説話過?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樣的張小莫,就這樣讓龍成軒點了頭。

他不懂,一個應該是最愛惜生命的醫生,為什麼卻瘋狂的玩著最危險的賽車遊戲,甚至是以搏命的方式在賽車。

他也不懂,一般女生都要面子,哪怕説錯了,也會死咬著理不放。哪怕因為他的身份而道歉,也是心不甘情不願。一個個都自認是公主,所以別人活該寵著她。

但是眼前這個張小莫卻是錯了就馬上道歉,沒有一絲勉強,似乎在她的世界裏,不是黑就是白。

也正是這份好奇,吸引住了龍成軒,所以他才沒有拿出自己身上攜帶的證件來直接解決問題,而是選擇跟著上了救護車。

只是他沒有發現,以他的性格來説,對一個陌生女人似乎有太多的關注了,這些關注已經遠超他平時的底限。

救護車停下,龍成軒跟著一起走進醫院,可剛一進門,張小莫就被一個男人攔了下來:“小莫,你到哪去了?我聽張醫生説你早上沒吃早飯,在正裕軒訂了包廂,點的全是你喜歡……”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