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經過昨天晚上的事,張小莫一個晚上沒睡好。早上幾乎是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去醫院上班的,看到她這模樣,同科室的醫生都嚇到,也不顧她反對,強行把她按到一張病床上,讓她先休息一下再説。

畢竟這是急診科,送來的病人都比較嚴重,萬一因為精神不佳誤診了就麻煩了。

拗不過同事,再加上確實也是困,然後又呆在了熟悉的環境裏,張小莫倒在床上倒是沒多久就睡著了。發現這一點的同事們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平時張小莫也是這樣,幾乎把急診室當成家了一樣,反倒是她租的房子,很少回去。

沒人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拼命,也沒人知道她替別人代過多少班,但是一説到急診室的張醫生,從醫生到護士到護工,到病人,沒有一個不喜歡她的。

喔,不,也許還有一個,但人又不是鈔票,不可能指望個個都喜歡不是?

就在張小莫沉睡時,F市一家大型購物商城二樓的露天咖啡座裏,一個帥得不像樣子的男人和一個略為上了年紀的女人正在聊著天,從他們身上合體剪裁的衣服,優雅大方的動作可以看得出來,兩個人的身份不簡單,也引得路過的人頻頻注視。不過兩人對於這樣的注視早就習以為常了。

中年美女放下咖啡杯看著眼前的帥哥:“小軒啊,這次回來,要不要……”

“不要!”不等美女説完,龍成軒已經毫不客氣的拒絕了。不過他端著咖啡杯子的手,卻是輕輕的抖了一下,目光停在了前方兩百米一個少年身上。

“我還什麼都沒説呢,你怎麼這樣?你小時候都好乖的,我説什麼都聽的。”

聽著美女的抱怨,龍成軒有些無奈的收回目光:“老媽,你不要學外面那些女人動不動就撒嬌賣萌好嗎?”這也就是他媽,換成別的女人,他分分鐘走人。想想自己的假期,龍成軒突然有一種想回部隊的感覺,難道是在部隊裏呆久了,外面這些彎彎繞繞的東西,他開始覺得反感了?

可是龍成軒明白,身為龍太子,他不可能像普通士兵一樣選擇只用服從上面的命令就好,他還有太多事情需要去考慮,去謀劃。

顯然龍成軒的母親田甜並沒有發現他的走神,還在説個不停:“你老媽我怎麼可能和別的女人一樣?等哪天,你找到心儀的女人,記住了,哪怕是打暈了綁回來,都一定要讓她成為你媳婦!”

而龍成軒卻是不已為然,雖然説老媽是老爸扛肩膀上搶回來,但那也不意味著他也要這樣搶媳婦吧?

不過,如果是他的媳婦的話……

莫名的,龍成軒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和他賽車的那個女人張小莫了:雖然不算非常漂亮,但也是個美女。但這些並不是最吸引他的,最吸引他的,其實是張小莫的那雙眼睛。

在張小莫上山開車時,龍成軒就已經注意到了,她的車技不錯,但是卻顯得有些過了,轉彎時太過暴力,浪費了不少動力,影響出彎加速不説,也會增加不可控因素,稍不小心,就會車毀人亡。

本來還在好奇車手是怎樣魯莽的人,可是在看到那雙眼睛後,龍成軒才明白:這個人,將她的世界與旁人完全隔離開來了。所謂的比賽,對手是誰,她根本不在乎,因為在她眼裏,根本看不到對生命的珍惜,她……是在搏命。或者説,她是在等待著這個高危的遊戲隨時帶走她的命!

想到這裡,龍成軒不由得開口:“媽,到底是怎樣的事情才會讓人堅強的活著但又期待死亡的到來?”

“這樣的情況啊……你老媽我曾經也有過啊!”田甜看著窗外的風景,沒有問孩子為什麼會這樣説,只是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之中,看到這樣的她,龍成軒也閉上了嘴。他將手的中咖啡杯放到了桌上:“媽,我去一下洗手間。你在這裡等我!”

還在發呆的田甜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嗯!”了一聲當是答應了。

龍成軒大步走向前方,一百多米的距離,在他眼裏根本什麼都不是,只是片刻,他就來到了之前被他注視著的少年身後,伸手一拍:“兄弟,撈過界了!”

被別人這麼一拍,少年的手從身前一個老人的包裏飛快地收了回來,反手一揮。

龍成軒看到一道金屬的光芒在空氣中劃過,他伸手格擋住對方的胳膊之後,也同樣反手一抓,一把將少年的胳膊擰到了身後:“偷東西還行兇?”

“放手!不然……啊!”威脅的話在還沒出口之前,就被龍成軒扼殺住:“我勸你最好搞清楚狀況再説話!”在F市,還沒有人敢對他,龍太子説這樣的話!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