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在美國的一家醫院的一間病房裏,若白此時正面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他雙眼緊閉顯得無比脆弱。

初原走到若白床前坐下,雙手緊握住若白的右手,深深的看著若白,一言不發。終於,初原慢慢開了口說道:“若白,你什麼時候才醒呢?你不要再睡了,就算是為了百草,為了松柏,為了所有你在乎的人你都一定要醒來。”初原頓了頓再次說道:“若白,你知道嗎?在百草心中你才是她真正喜歡的人,我真的很羨慕你呢?所以請你醒來,你要去守護百草。”初原說完,轉身離去,只是初原沒有注意到的是,當他說起百草的時候,若白睫毛微微的顫動。

美國此時是白天,而在岸陽此時卻是黑夜。百草此時穿著睡衣輕輕的倚在陽臺的欄杆上,她望著滿是繁星的夜空,眼底有著無盡的憂傷與思念,而她的手上正靜靜握住那枚若白送給他的草莓發卡。百草看著漫天繁星,喃喃自語道:“若白師兄,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想你,很想你。”頓了頓百草再次說道:“雖然你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可是我仍然可以感受到你的氣息,不過,若白師兄,我不會再和以前一樣逃避現實了,我會帶著你的期望好好生活下去,我會盡我的全力來振興松柏,去實現我們共同的夢想。”

曉螢走到百草身後,輕聲說道:“百草,該睡了。”百草輕輕點了點頭,就跟著曉瑩回了房間,百草走到書桌前,打開抽屜,拿出一個小木匣子,把草莓發卡小心翼翼的放了進去,再把小木匣子重新放進抽屜。

百草慢慢躺上床,閉上雙眼,很快她就睡著了,她的睡顏很寧靜,而在另一邊若白的神情也變得寧靜,突然,相隔兩地的兩人,同時的,他們都眼角留下了一滴淺淺的淚水。

第二天

陽光灑在松柏的每一個角落,到處都能感覺到溫暖的氣息,在訓練館里長安正幫百草進行訓練,黑白兩道身影不停的交織著,一道又一道輕快有力的腿法在揮舞著。

長安注意到百草的額頭已經有了細密的汗珠,便停下來說道:“休息一下吧。”百草聽見長安的話,就在賽墊上直接坐下休息,長安坐到了百草的旁邊,百草不著痕跡挪動了一下,使她與長安之間有了一定的距離。長安拿起一條毛巾微微傾身要為百草擦汗,百草連忙躲開長安,接過毛巾,輕聲說道:“謝謝你,長安教練,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長安眼底劃過一絲失落,卻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沉默了一會兒,長安緩緩的開了口:“百草,自從我那次告白之後,你一直有意無意的逃避我,難道你就這麼討厭我嗎?我說過我不會強求你,我會一直等你,等你心中可以裝下另外一個人。”百草連忙回答道:“不是的,長安教練!我一點也不是討厭你,只是,只是……”長安打斷了百草的話,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說道:“沒事的,是我太偏激了?”

百草輕咬了一下嘴唇,沒有再說話。百草此時心裏涌出一片愧疚,她知道長安對她很好,也為她付出了很多,只是她的心太小,只能裝下一個人,她的心裏已經裝了若白,所以已經裝不下其他人了。

休息好了,他們繼續訓練,可是百草總是不在狀態,長安看著百草無奈的說道:“百草,訓練時,不要那麼小心翼翼。”百草聽見長安的話,找回了狀態,繼續訓練。

而此時亦楓正在房間打遊戲,突然他的手機鈴響了,亦楓拿起手機一看,只見來電的是初原,亦楓連忙放下游戲機,接通了電話。電話另一邊傳來初原溫和的聲音:“喂,亦楓。”聽到初原說話,亦楓連忙著急的問道:“是不是若白那裏又有什麼新情況了?”

初原回答道:“嗯,不過這次是好消息!”亦楓一臉驚喜的問道:“是不是若白已經醒了?”初原回答道:“不是的,但是若白的情況已經好了很多,他的雖然沒有醒,但是他已經對外界有了感知,面對外界發生的事會做出一些細微的反應,如果不出意外,若白很快就會醒來。”亦楓輕輕的應道:“我知道了。”頓了頓,亦楓向初原問道:“若白的情況還是不打算告訴百草嗎?”初原沉默了片刻,回答道:“我答應過若白,不會告訴百草。”亦楓無奈的說道:“好,我明白了,還是遵從若白的意思吧!那我先挂了。”說完亦楓挂上了電話。亦楓輕皺著眉頭,嘆了一口氣說道:“若白啊!若白!你一定要快些醒來。”

此時在美國,初原看著病床上昏迷著若白,輕聲說道:“若白,加油。”說著握了握拳。

太陽漸漸西行,黃昏很快就來臨了,百草獨自漫步在松柏裏,不知怎麼回事最近百草心裏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清也道不明,可是卻一直縈繞在百草心中,無法揮散,百草不再執著于對這種感覺的思考,她輕輕呼了一口氣使自己變得輕鬆起來。

百草此時並不知道之後發生的事,否則她一定會明白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