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他進到浴室擰了塊毛巾,輕輕地擦拭她額頭上的汗及黏在她嘴角的穢物。

這些日子她到底是去了哪裡?她天天都喝得酩酊大醉嗎?

如果每天都拿酒當水喝,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會吃不消,更何況是像她這般嬌弱的身子。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